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 > 东方玄幻 > 蜃楼书(书号:10374)
蜃楼书  文/檀歌

第一章    楔子•浓雪

  《蜃楼书》/楔子•浓雪

  一片晶莹的雪花从天空上飘了下来。

  接着是第二片,第三片,第四片……越来越多,密密麻麻,成千上万,顷刻时间雪花就模糊了整片海天。风也渐渐地快了起来,浓雪被风吹成初春里倾斜的杨花,温柔摇摆,舞步轻盈。

  雪花从灰色云霾的天空落下,覆满了万楼林立的沧海城以及浩瀚无际的沧海。

  听不到有人说话。浓雪中世界似乎停了下来,静得只能听见雪花划破空气的簌簌声。静寂的气氛弥漫天地,不知是诉说着时间的古老,还是预兆着某些东西的即将到来。

  望塔上,一片雪花被忽起的风吹得闪动,趁着风势它灵巧钻过了同样被风吹开半角的帘幕,飘进了这座沧海城最高的塔里,最后轻轻地落到了白的手上。

  “雪花。”白惊异了一下,看着手中那片精致雪花,琥珀色的眼睛里氤氲起雨后春山般的迷蒙水雾,“这就是你说的送给我看的雪花吗?”她静静地说,脸色陷入了沉思,话语声轻得像是花瓣飞落枝条。

  远方,咆哮声忽然响起,利剑一般强势地切开了海天之间的寂静。

  “终于来了吗?”白被那一声悠远的咆哮惊醒,清水般的脸在一刹紧绷了起来。

  古玄色的龙渊在她身边震动起来,声音激烈如同群鸟鸣叫,释放出惊人的剑气。他在把龙渊送到她手里的时候说过龙渊是有灵的,能够预兆危险的来临。现在这样的状况,毫无疑问在说那东西真的来了。

  “真的来了就好,我也已经等了好久了。一切都会像之前说好的那样。”白听着那越来越近的咆哮声心想,她将桌上那本《巫祝密言》放回书架里,伸手提起了龙渊朝着望塔外面走去。

  帘幕一掀开,呼呼的狂乱雪花就扑到了她的身上。

  塔外的世界是浓浓的飞雪,整个世界一望无际的雪白。白握紧了龙渊,踩过望塔天台上的皑皑积雪,沙沙沙的脚下的雪花松软似落叶,白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摆动。她在冰冷的风雪中走到望塔的天台边缘,静静地站在那里,遥望向东方汹涌起来的沧海。

  浓雪中隐约可以看到那里黑水滚动,沧海的水竟然由蓝色变成了黑色。

  沧海上。

  海水在越发的黑暗,那股来自深海的黑气笼罩了大半个沧海,海水躁动不安,海浪互相挤压,激起的水花迎向天空的密雪,场面盛大如同一场绝世的舞会,舞会中水与雪上下牵引拥抱。

  海底下,黑色的龙卫站在灰暗的海空里,面朝着深海的方向,脸色冷冽犹如海上的风雪。他们个个手握着刀剑,等待着归墟魔鬼的到来。纷乱的雪花在他们身边的海水里浮动,轻轻地拂过他们的握紧的剑刃,飘向远方。

  很奇怪,雪花并没有在水里融化,而是继续如同漂浮在空气中那样漂浮在水中,跟着海底水流来回流转,最后轻盈地沉落海底,海底也是纯白的一片,美得像是一场精致到极致的梦。

  “九螭的星算算中了,他来了。”蓬莱的龙宫大殿里,龙皇叹息似的语气中含着绝望。

  “陛下,难道我们真的就抵挡不住它们了吗?我们蓬莱龙族可是海神的使者,何时有过畏惧?”大殿中护不解地看着龙皇。他是跟随在龙皇身边长大的,知道龙皇是

  “使者,是啊我们是神的使者。可其实在神的眼里我们都是微小蝼蚁而已。”龙皇神色暗淡,“他的力量绝不在神之下,我们在他面前同样是蝼蚁。”龙皇低下头去,这时远方传来了墟鬼的咆哮。

  龙皇沉默了下去,远方的咆哮声越来越近了,像是一把威逼而来的刀。

  也许就是因为这咆哮声地不断逼进,龙皇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神中似乎涌出了一丝振奋,他脸色绷紧了起来恢复往日的风采,“但就算他如何强大,我们还是要去,因为我们是因神而生的,自然就要为神而死。”

  他在墟鬼逼进的咆哮声,给大殿中的护下达了进攻的指令。他们蓬莱龙族是奉了海神的命令来守护沧海城免遭墟鬼的袭击的,他们是海神的使者,就一定要为神拔刀。

  “是。”护的回答掷地有声。

  龙皇脸上恢复的那股高傲令护感到振奋,他等的就是进攻的命令。护长身而起,转身冲出大殿。大殿外九螭静立在巨大石柱下方,黑色绣星辰袍服在水流快速的海空中旗帜般猎猎卷动。

  “九螭,你回去吧。战场不是你能靠近的地方。”护看着九螭那身黑色绣星辰的袍服说。

  “你小心。”九螭点了点头,神情淡淡的,星象师的他早已预知到了如今的情景。

  护吸了一口气,看向漫漫飞雪的海空,起身化作黑色长龙,撕开海水朝着龙卫们的防线而去。龙皇已经下达了迎敌的命令,他是龙卫长,龙卫们的首领,墟鬼们就要到来沧海了,他必须要和龙卫一起到最前面去。

  蛟龙在海水中翻腾,海面上雪花浓密让人觉得有天上仙界的雪山崩落,雪花轰然落到了人间海上来。

  狂怒的咆哮惊破了海的寂静,护到来时正好看到了滔天的黑色浪潮冲进沧海,巨浪下是挥舞着爪子的黑色魔鬼。它们从归墟里爬出来,就是为了到达这里,要杀死这里的一切,毁灭这里的一切。

  “它们来了,握紧刀剑,准备战斗。”护回到了龙卫的队伍里,沉静地下达命令,黄金色的眼睛直面深海方向,盯着那里一线而来的黑色浪潮。

  吼吼吼,吼叫声雷霆般撕裂沧海,兽群出笼般的狂暴气息。来了,归墟中的魔鬼,它们终于来了。

  海面上水花拍击落雪,黑色的海浪从深海而来,如同猛兽吞食猎物一般凶蛮。冲进沧海,冲进龙族的蓬莱宫殿。

  是一个人。

  护微微愣住了。那黑色的巨大浪潮倾袭而来,靠近了才发现最前方的居然是一个人类。修长的头发,白色的长衣,俊逸的面容,完全一个人类男子的样子,只有那双黑色没有眼珠眼白的眼睛,在昭告着他是一只墟鬼。

  “墟,墟王。”护看着眼前这个人类,眼睛里的瞳孔渐渐扩张,“杀了他,杀了这个人类。”他大吼起来。

  已经晚了。在他和众多龙卫停顿的那一刻,面前这个人类已经动了动手指,瞬息间无数修长利爪就从他身后的黑水中伸了出来,每一爪都带着刀剑般无可抵挡的锋锐,破开了龙卫们龙鳞覆盖的身体,直入胸口捏碎身体里的心脏,释放出玄黄色的龙血在海水中扩散。

  护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他感觉有一只黑色利爪朝他而来了,可身体却动不起来,被定在了那里,等待着那只手将他的生命拿走,这一刻他终于明白龙皇之前说的话了。龙皇说他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蓬莱的龙族是海神的使者,在他眼里也只是蝼蚁而已。

  他想要蝼蚁的命,只不过举手投足。

  白色的冰在灰暗海空中盛开,春日繁花一般的壮烈汹涌,成百上千把冰剑斩落海洋,切割那一只只黑色的手爪,有人来救他们了。护感觉到那只伸向自己的手停止了,自己就被人往后面扯去,忽然靠近的死亡又忽然远去了。

  他猛然睁开眼睛,看到了四周盛放的冰雪剑刃,还有身后抓住自己的龙皇。

  “陛下,你,你干什么?”护看清了身边的人,是龙皇。可他却有些慌张起来,他发现自己全身都被龙皇的水灵术冰雪冻住了。大半个身体都被封进了寒冰里,动不起来了。

  “听着,小护。我已经冻住了很多族人,我不想让大家做无谓的牺牲。我没有什么子嗣,你是我一手带大的,对我来说你就是我儿子,我要你去保护他们,以后你就是沧海的皇了。”龙皇的语速极快但脸色沉静无比,他目光转向那黑色的浪潮,“那个人不是我们能阻挡的,但我们是神的使者不能违抗神的旨意,所以,就让我一个人代表蓬莱的龙族去阻挡他吧。”

  他安静地说,冰雪将护完全冻住了,轻轻地沉向海底的黑色雪原。

  护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龙皇远去,决绝的身影恍若一颗坠入深海的星辰。他忽然明白了大殿里龙皇涌现出的高傲和风采,原来那时他说的话只是对他自己说的,他并没有想过带领大家去对坑墟王,他只是下定决心去独自赴死了。

  紫金色的龙影消失在飞雪的海水中。那是护最后一次看到龙皇,这个将他一手带大,对他来说犹如父亲般重要的人。之后的千年时光里,他都深深记住了龙皇的最后时的叮嘱,保护好沧海蓬莱的龙族。

  黑色海潮在沧海中扩散,海里的雪被黑气染得乌黑,浓雪怒浪中龙皇化作了紫金色的长龙,发动自己最极致的水灵术,卷带起冰山雪谷壮烈地冲向了墟王。

  最终,这场盛大的攻进仅仅在墟王的一个弹指就化解了去。冰山雪谷被他神一般的力量控制倒退,将紫金色的长龙压倒在了海底,黑爪穿过坚冰捏碎了龙皇的心脏。

  龙皇死了。他屹立在海空之中,身后是无数怒吼的墟鬼。

  “那里,在那里,杀了他们,杀了他们……”那个深渊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顺着声音指引的方向看去,终于看到了那座建立在海上的人类城市,他的终极之地,沧海城。

  吼吼吼……

  他在海空中嚎叫,声音可怖可惧像神鬼降临,又如泣如诉像女子落泪。

  叫声传荡,身后黑潮中的墟鬼在叫声中疯狂起来,再度化作滔天的巨浪席卷沧海。龙族的阻挡已经不复存在了,它们要奔赴去那座海上的人类城市,沧海城。

  “你真的变成了这个样子啊。”望塔上,白看着墟王深吸了一口气,握着龙渊站立在呼啸的天风浓雪中。她已经释放出了火灵术,浓烈的火花在她身边扑腾闪动,将一切靠近她的冰雪燃烧干净。

  锵锵锵的,龙渊在剑鞘中剧烈跳动,越来越强烈。沧海上墟王正在疯狂地向沧海城逼进,身影快速,带起一道竖直两开的海浪,后面则是海浪般袭来的黑色墟鬼潮。

  最终,他带着魔鬼们来到了沧海城下,仰头遥望这座人类城市,还有高塔上的那团红红烈火。

  “毁了这里,毁了,毁了,杀光他们,杀光……”

  深渊一般虚无的声音在心中响起,他伸出了手引动如天地的力量,压向了面前的这座海上城市。

  “希望一切都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来为你拖延千年时间。”在沧海城无数楼宇倾塌的剪影中,白缓缓伸手拔出了躁动的龙渊,说:“一千年后,结局终临。希望到时候能有一个好的结局吧。”

  她盈盈如水的琥珀瞳里猛然爆发出凌厉的杀气,嘴唇微启念动沧海女巫祝的密语,古奥森严的音调中熊熊的火焰冲天而起,浓烈如三月里盛极一时的红色樱,而龙渊在樱丛中嘶吼,花瓣飞扬,剑中苏醒了太古的神龙。

  “最后还想说一句,你送的雪花真是漂亮啊。”火焰中白似乎笑了一下,她跃出了望塔的天台,握着龙渊化作一颗坠落的燃烧流星。

  她冲向了沧海,流星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倾斜的直线,最后撞上了墟王。漫天的水花与火光中,龙渊刺进了他的身体,白带着他一起沉进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本章作者随笔:

        《蜃楼书》很久以前的写的,现在才开始整理上传。起因是对蓬莱沧海归墟的向往。是很久以前的故事,所以情节语言比较稚嫩,请大家多多见谅。大家要是喜欢《蜃楼书》,或对于《蜃楼书》有什么看法意见就来跟我说哦。 我新浪微博ID:写手檀歌。QQ:647926396.我相信你每一句建议都是对我有帮助的,谢谢。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