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青春幻想 > 素锦年华 > 迷离的青春期(书号:8873)
迷离的青春期  文/玉霓裳

第一章    长大了

一 长大了

青春是多么诗意的字眼,它能将儿时七彩斑斓的梦化为现实.而我真正进入青春期,开始的却是一种失意和迷茫······

晚上我做了一夜的梦。

我记得那一夜我梦见自己一直在飞,在清旷的夜空下,在大片大片的田野上,我像只小鸟,一会儿直飞,一会儿斜飞,有几次贴着麦叶飞,并且我居然嗅到了麦香味。飞着飞着,我觉得累了,想停下来歇息。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好象失控一样。我只得憋着劲毫无目地的掀动身体,结果我飞到了河面上。

河面上爬满了葡萄藤,我惊异地发现藤上面结了数不清的紫葡萄,不!应该是红葡萄。透过粼粼波光,我看到了那有乒乓球般大的葡萄泛出血红的颜色,它们像魔鬼的眼睛在向我招手,来吃我呀,来吃我呀。我一慌,整个儿跌进水里。

这一跌跌醒了,醒来后我感到小腹部一阵疼痛,下身好像湿湿的,但没有尿意。我见窗外还现黑意,便趴在床上继续睡觉,但是腹部的疼痛却持续,疼得我额上的冷汗顺着脸部直往下淌。我想我是病了,心里开始诅咒怎么会做这种梦?没长翅膀还能飞?还有河里怎么可能长葡萄?而且葡萄还长那么大?

迷糊中,我又陷入了稀奇古怪的梦境。待我睁开眼,天已大亮。慌忙坐起来,惊见我的花短裤上一片殷红,清凉的竹席上也沾染了一块血迹,吓得哭起来,血!血!难怪肚子痛!该不是昨天摔伤了?

父亲首先冲进来,他慌张地跑到我身边一看,又退出了房门,扯着嗓子喊母亲。粥要好了。嚷什么嚷!从灶间传来母亲不耐烦的声音。不是!青儿这里快来下子。父亲边解释边往灶屋走去。

被惊醒的弟弟从我对面床上爬起来,揉揉惺忪的眼睛,很奇怪地看着我,见到我流血显然也被吓坏了,瞪着圆大的眼睛怜悯地看着我。那眼神使我自尊心受损,我努力扭过脸忽视他。可是小腹的痛楚似乎加剧了,这使我心里特别地紧张,甚至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正在我身体控制不住地抖动时,在这个晚夏的清晨大脑变得一片空白时,母亲才不慌不忙地走进来,她手里拿着一些卫生纸之类的和一条干净的短裤,另外还有一块类似于帐子之类的布条。她叫我下床脱掉脏裤子,换上干净的,再把那旧布条贴于裤内。我不解其意,甚至暗暗埋怨她对我的漠视。为了引起她的重视,我口里的呻吟声越趋强烈。

母亲微微一笑,低语道,这表示你大人了。大人了?我一愣。姑娘家进入青春期总要来这个东西。母亲解释道。可我肚子疼?我不甘心地问。母亲叹了口气,我来的时候也疼,当时我已十八岁,你怎么十三岁就来了,未免早了些。

我缩在椅子上呆呆地望着门外,一时无法接受母亲的话语。小腹的疼痛也因为思想的压力而变麻木了。夏日的晨曦活波地投在屋里,照着我单薄的身子,摩挲着我的脸,喜欢阳光的我非常渴望它的热忱,所以我长时间地坐着也是为了迎接阳光来驱走我身体里的寒气。但是,很快一股血腥味让我皱起了眉头,我冲进房间,扔掉母亲所说的避暑的旧布条,端坐在马桶上,久久地······

这一天我没吃东西。

二 迷恋

青青!青青!毛毛挎着书包冲进我家,递给我一包麻辣豆。刚买的,辣着呢。见我不接,他有些怯怯的。我缩在椅子上,纠结着眉头 :老师有没有问起我?放心吧。一到学校我就帮你请假了。毛毛的兴致又上来了,他打开包装袋,一边往嘴里扔豆一边含混不清地说:艾老师还特地关照你把身体休养好呢。并且准我为你讲解作业。毛毛将书包扔到桌子上,一屁股坐在我家椅子上。腹部的痉挛令我听到作业分外排斥。只是,他一提到艾老师,我的心跳突然加快,耳根发热,身体感觉好些了,奇怪,肚子也不那么疼了。

感情不分年龄大小。我的情之花居然开的这么早!

包装袋,一边往嘴里扔豆一边含混不清地说:艾老师还特地关照你把身体休养好呢。并且准我为你讲解作业。毛毛将书包扔到桌子上,一屁股坐在我家椅子上。腹部的痉挛令我听到作业分外排斥。只是,他一提到艾老师,我的心跳突然加快,耳根发热,身体感觉好些了,奇怪,肚子也不那么疼了。

感情不分年龄大小。我的情之花居然开的这么早!

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长得漂亮,是十三岁那年夏天,我原本胖乎乎的身体突然开始拔长,苹果脸蛋也变成瘦小的瓜子脸,皮肤呢,显出一种嫩滑的感觉,这让我显得骄傲起来。像那孔雀开屏,尽量将尾巴开得越大越大。

还有令我兴奋的是,我这朵漂亮的花儿就读于一所很有名气的中学,想到我每天能在美丽的校园里绽放芬芳,并引得众人羡妒时,我乐得在穿衣镜前跳起了天鹅舞。可惜身上着膝的长裤跳起来像只丑小鸭,我开始强烈地要求父母给我买新衣裳。

三年前,家里有了弟弟,破坏计划生育的父母被计划部门罚款后,家里有时窘得揭不开锅。见我这么胡闹,爹的眉头纠结得象根麻绳,妈妈则拉长着脸,我避开她那双丹凤眼冒出来的火光,求助地看着父亲。他点点头,用毛巾拭拭额头的汗,推起车就走。

我的心立刻像春花般展开。我兴奋地走到弟弟身边,弟弟正在专注地开他的小火车,对于刚才的情景浑然无觉。他正趴在地上,用胖乎乎的小手来回移动着一块旧木头做的火车。我见他的裤腿上脏兮兮的,便伸手把灰尘拍去,谁知小家伙大叫起来,搞得我自讨没趣。不过想到爹会买回漂亮的裙子,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种说不出的虚荣感占据了上风。

太阳还未落山,我便站在村头翘首张望,可惜迟迟不见父亲的影子。天色渐渐暗了,在田里忙活的乡亲也陆续回家了,依然不见父亲的那辆老式车。我心里有些急了,不停地来回走动。连红脸膛的胖婶招呼我,也顾不上理睬。夜色开始袭来,无数只飞虫萦绕在我四周,讨厌的蚊子乘机咬得我手脚凸起几个苞,只是还不见父亲的身影,急得我快哭了。

突然,母亲的声音在村子里响起,我只好怏怏地往回走。没想到父亲居然回来了。我来不及问他从哪里回的?迫不及待地问父亲要新衣裳。父亲大口地喝完水,蹒跚地站起来打开他的布包,拿出一卷浅蓝色的布来。笑呵呵地说:“这颜色耐污,明天叫你姑父做两套。”我气恼地喊:这是老头穿的。难看死了!

我伤感地走进房间,沮丧地想,这真是个讨厌的星期天!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母亲便把我叫醒。快起来上学。妈给你做了条裙子。我不情愿地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眼睛,惊奇地发现父亲买回的蓝布布一夜之间居然变成了一条裙子,并且裙子胸口还绣了朵太阳花。虽然这颜色不让我喜欢,但是比穿那短到肘腕的衣服,高及膝盖的裤子强多了。母亲见我不穿,以为我还在赌气。宽慰我,你爹昨天替人多拖了一车货,才弄到这点钱······望着母亲布满血丝的眼睛,我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烦躁地道:粥好了没有?上学要迟到了。

三 青春的迷乱

毛毛早已在巷子口等我,看到我露出惊艳的眼神,我不好意思地拉拉及膝的裙边,催他快点骑。

新志中学离咱村差不多三里远,二楞子,红海和冬冬选择寄宿在学校,强子由于奶奶年岁已高,难以照料他的衣食起居,也寄宿在学校里。村里上初中的,唯有我和毛毛无论刮风下雨,天天骑着自行车上学。碰巧我们分在同一班,于是我们做作业也泡在一起,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好伙伴。

自从我穿上母亲连夜赶做的蓝裙子后,毛毛对我的态度可好了,一向小气的他突然变大方了,事事都让着我,甚至主动把老师布置的作业送给我抄写。我一边快活地嚼着他买的麻辣豆,一边原原本本地写下来。

有一次,代数老师突然在课堂上问,同学们,咱们班有几个朱小毛啊?一个。可是我发给大家的练习试卷上,居然找到两个朱小毛。奇不奇怪?同学们一阵喧哗。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这下完蛋了。望着代数老师那因为激动仿佛在跳跃的卷毛头发,此时我真希望有个小虫钻进去搅得他不得安宁。谁知,卷毛老师只是问问,便不再追究下去,开始讲课了。

放学时,我刚整理好书包,班主任走进来叫我去趟办公室,等候在一旁的毛毛见状赶紧先走了。我忐忑不安地跟着班主任向办公室走,班主任也是个男的,身材瘦削,举止儒雅。这么多老师中,我最喜欢上他的课。每次,我总是正襟危坐,把自己最好的状态表现出来,以表示对他的仰慕。听说他曾是北方某大学的骄子,后来不知为什么居然回来做了老师。他讲的课特别精彩。除了我,班上其他同学也迷恋他的课,所以咱班的语文成绩比较突出。

最后引起语文老师艾科注意我的是一篇作文,在学校一次作文比赛中,平时学习不怎么出色的我,作文居然突颖而出。这功劳来自我从小就喜欢记日记。我记得从我识得几个拼音时,就喜欢在纸上抒发小秘密了。

那天,艾老师在班上特别表扬了我,并让我站起来把发表的作文朗诵给大家听。我拘谨地站在教室,嘴唇哆嗦着,半天吐不出一个字。艾见状,走过来接过我的范文,代替我读下去。那一课专门用来“研究”我的文章,“解剖”我的思想,我一时成了班上的“名人”啦。

办公室里,我紧张地站在艾老师办公桌旁,低垂着头,等候他的发落。艾老师开始并不理睬我,只顾着批阅学生的作业。等到办公室里的最后两位老师都走了,他才停住笔,抬头看着我,温和地说,上课是不是看不见黑板上的字啊?我一愣,呆呆地望着他。艾老师见状,忍不住颔首。他微笑的样子比平常帅多了,我的脸霎时变热了。

出了办公室门,便是一条两边栽满了葡萄树的幽幽长径。道路两旁用水泥柱搭成的葡萄架上爬满了翠绿的叶子,把宽宽的柏油路遮得阴凉,我一边走一边对着葡萄架深深地呼气,从叶间探出的串串葡萄青色中已见红,想象着葡萄的酸甜,我不自觉地咽了口水。

校门口,毛毛还等在那儿。夕阳的余辉照得他那额角的汗发亮,见到我,关心地问,艾老师没对你咋样吧?你毛病呀!我气呼呼地骑上了车。毛毛立即禁言,默默地骑在我身后。

一路上,我脑海里不断闪现艾科微笑的样子,心狂跳不已。由于骑着自行车,加上道路的颠簸,过度的激动使我心脏似乎停拍了一般。

哎呦!怎么了?毛毛反射性地跳下来,弃掉车,拉不慎跌入田埂渠道里的我,自行车小脚压着我的膝盖部位,疼得我直呲牙,膝盖的剧痛使得我迸出了眼泪。

毛毛“哼哧哼哧”地替我将自行车拉上田埂,又赶紧来扶我,不要紧吧?见我一脸的痛楚,毛毛着急了。我回去叫你爸!说完,去扶他扔在田埂上的自行车。别!别······我一边呻吟一边努力挣扎着往沟渠外面爬。毛毛见状,使出吃奶的劲,把我拉上了岸。

我忍着腿痛,扶着毛毛帮我对好笼头的破车,(刚才自行车滚入沟渠,车笼头弄斜了。)一瘸一瘸地往家移······

星期一的上午度过了一节拗口的英语课,接下来便是令人可喜的语文课了。我的神情不由地一振,连腹中没顾上吃早饭的饥饿感也跑得无影无踪。

一阵清脆的上课铃响,我的心跳明显加快了。

本章作者随笔:

        如诗如画般的年龄,梦一样的季节,碰上了不可思议的人生,有了难以言述的蹉叹······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