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 > 东方玄幻 > 蜃楼书(书号:10374)
蜃楼书  文/檀歌

第九章    巫神舞

  《蜃楼书》/巫神舞

  “新的女巫祝?巫祝白死了之后巫祝传承不是断绝了吗?怎么还会有新的?”听到船夫说到新的巫祝,星释眼神猛然凝聚起来看向船尾,直逼年轻船夫。

  看到星释森严的眼神,年轻船夫不禁打了寒战,心里不禁微微胆怯起来,没想到这个安安静静的客人在瞬间变得犹如猛虎般可怕。他顿了顿,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是啊,小人也疑惑这个。我们沧海城的巫祝传承都是代代相传的,自从巫祝白大人去世之后,巫祝传承就是断绝千年不曾出现了,但望塔些巫师们坚持说他们找到了新的巫祝大人,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

  “新巫祝是个什么样的人?”连桑问。

  “公子,您问这个小人也是不知啊。小人也就是沧海城的一名小小船夫,巫祝大人在我们沧海城可是大人物,那轮得到我看一眼啊。”船夫对着连桑重新露出了笑容。与星释相比,连桑可算是平易许多了。

  船夫又继续说:“不过二位公子,你们来得可真巧。今天可是是我们沧海城海神祭的日子,新巫祝是会下塔来表演巫神舞,二位公子若是想去看,我们这就去,也可以看看新巫祝大人。”

  “今天居然是海神祭?”听到海神祭这三个字,连桑微微沉吟,抬头对船夫说:“好,要去。”

  沧海城的海神祭连桑是知道的,以前哥哥跟他说过。

  哥哥说沧海城的是一座海上城市,沧海城的人们大都是靠捕鱼为生的,可以说大海就是他们的依赖。春末的四五月正是沧海城的渔收季节,人们为了获得更多的收获,以及为了出海求个平安,就会在下海之前举行一个叫做海神祭的仪式,祈祷海神庇护平安以及赐予他们收获。

  而在海神祭的开场白就是巫祝表演的巫神舞。哥哥说过千年前的巫神舞可堪时绝世之舞,多少人见了都不禁为之沉醉,连桑以前听着的时候也是心动不已,真没想到还真遇上了。

  得到了连桑的许可,年轻船夫摇动了船桨,小船转入了另一条水道。远方天光顺着楼宇间隔照耀下来,落在幽深的水道里,被船桨拨动的海水滚动起来,那反射映照在两边墙上光点顿时便犹如空明琥珀般流动。

  年轻船夫兴奋起来,唱起了一曲海边的歌谣,“涉水涉水兮过沧海,沧海沧海兮远千里,千里千里兮来遇子,遇子遇子兮我将至。”

  歌毕。更加辉煌的阳光扑面而来,视野骤然开阔,小船已经驶出了原本的狭窄水道,进入了一条如同江河般宽大的水道中。沧海城的中央水道,沧海城最大的水道,宽达百尺,它从沧海城的中心望塔脚下开始延伸,笔直指向东方的大海,尽头是沧海城入海的大闸门。

  呼的轻微一声,连桑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感觉到自己被某些东西震撼到了,一如那次和珑砂一起看到海上蜃楼一样。

  沧海城的中央水道上游人如织,成千上百只船舸互相争流,细细碎碎的水花在阳光下泛起,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人们坐在船上竞相谈笑,动听的歌谣四处响起,女孩们把皓白如雪的手伸进水里,掬起一束束清澈的水流。

  而中央水道的尽头,望塔犹如冲天的扶桑神木一般冲入云端,雄壮非凡。

  “二位公子可要坐稳了,我可要加力了。不然就要被挤到外围看不清巫祝大人咯。”年轻船夫笑道,看向望塔方向,手臂上的筋骨纠结起来,船桨猛然一震荡开一道水花,顿时小船就滑雪般飘了出去。

  此时的中央水道上,无数的船舸正以同样的姿态向着望塔前进,船舸一只比一只快,船上的舵手更是互相吆喝起来,使劲摇动船桨,想要快人一步到达望塔底下,争得一个好位置看新巫祝的出现。

  唰唰唰的划水声中望塔已是越来越近,连桑在船中起身远眺,只见入云的望塔之下有一座直径近百米的祭坛,祭坛下已经停靠了许多船舸,船舸千条万条互相依靠又互相挤压,船上的人朝着高高的望塔上张望,眼里映上天空的蓝。

  “这都是在等新巫祝吗?”星释很少见地问了一句。

  “是啊,大家都很期待新巫祝的表演的巫神舞,我们都千年没有看到巫神舞了。”年轻船夫回应,船舸已经破水挤进了拥挤的舟群之中。

  船舸还在靠近祭坛,欢呼声已经在四周响起,声音热烈犹如无数道交织在一起的雷鸣,连桑环顾而去,宽阔的水道上的船舸已经高达几千艘了,每一只小舸上都坐满了人,而环绕在望塔四周的楼阁上,观看的人更是数不胜数。

  连桑这估计这里的人是有几万了,这么多的人,都是为了一睹消失了千年的巫神舞的风采。

  “你们看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是巫祝大人来了吗?”

  那些仰望天空的人忽然间手指向天上,原本映着纯净天空蓝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点一点,越来越密集的红与白。

  欢呼声低了下来,惊讶声骤然升起,人们睁大眼睛望着天上,惊讶于那雨雪一般降下来的红白点点。连桑抬头朝高塔上看去,只见那里飘下了无数的密集的红白色点,优美得仿佛一场红白颜色相交织的雪花,几下子就落满了望塔下所有的地方。

  “这是,花瓣。”连桑伸出手,红白的点就落到了手里,竟然是樱花瓣。

  连桑看着手中的花瓣,在众人惊叹声中再次抬头看去,只见一袭白衣从望塔的顶端降临而来。

  那是一个女子,身穿白衣的女子。她从望塔最高处飞下,像是拥有凌空之术一般跟着花瓣一起飘了下来。她披着白色面纱,身后长衣飞扬,头发在身后拉成一线,简直惊艳到了绝巅,连桑看到她忽然就想起了沧海城里的那座雕像,沧海女巫祝白。

  不知为何连桑觉得她们竟然惊人的相似。

  她像是卷带了所有的花香气息,在她轻轻落地的那一瞬间,周围就立刻问到了沁人心脾的香气。那香气跟着她扑鼻而来,连桑这才想到刚才落下的樱花瓣是没有香气的,那香气竟是她到来之后才散发出来的。

  不知是她带来了香气,还是她催发了花原本的香气。

  女巫祝站在铺满花瓣的宽阔祭坛上,目光向四周环顾一圈,要扫过连桑的时候连桑心忽然紧了一下,不知为何他忽然期待起来了。可是马上连桑又失落了下去,女巫祝跟连桑产生了一个对视,但那眼里却满是陌生,而且有迅速移开了。

  “她应该不是珑砂,珑砂不会不记得他的。”连桑摇了摇头,不禁自嘲地笑了一笑。

  咚、咚、咚……

  这时有人敲起了鼓,鼓声徐徐而有节奏,带着昂扬的音调,强势地压过人群的呼声。祭台上的女巫祝动了起来,修长莹润的双腿跟在鼓点后面踩动,女巫祝舞动起来美得惊人。

  鼓声开始变化了起来,快慢开始交替相间,女巫祝时而轻盈翩若惊鸿,时而快速矫若游龙,柔媚与英气互相交替,让人不知她是款款起舞的歌女,还是挥剑指天的将军。

  人们的眼睛跟在她的舞步后面,目光里尽是沉醉之色,所有人都已经入了她的舞境了。

  白衣在风动飘动,樱花瓣再一次从天空飘落下来,女巫祝在无数的落花中跃起,一手指向了天空。那一手似乎承了天地之力,所有人都感觉到天光在一瞬间更加明亮了,温暖美酒般淌进了心里。

  人们朝着她狂呼,她在鼓声中美得像是天神临世,连桑也不禁溺了进去。

  连桑没有注意到的是,他身边的星释看着女巫祝的舞蹈面色剧变了起来,平日里寒冰一般千年不化的脸竟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到底是什么人?”

  他说,声音被人潮声压了下去。

  

本章作者随笔:

        《蜃楼书》很久以前的写的,现在才开始整理上传。起因是对蓬莱沧海归墟的向往。很久以前的故事,所以设定情节语言都稚嫩,请大家多多见谅。我是檀歌,大家要是有什么意见就来跟我说哦。 我新浪微博ID:写手檀歌。QQ:647926396.我相信你每一句建议都是对我有帮助的,谢谢。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