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说 > 社会小说 > 葬礼巡回人(书号:10230)
葬礼巡回人  文/鱼刺

第一十四章    来自远方的男人和加西亚

  回去的路上,陈迹一直拉着我的手,跟我讲了他小时候在新西兰的经历。虽然我很久以前就知道陈迹因为父母的婚姻问题,小时候便跟着母亲去了新西兰。母亲没有再婚,独自一人养育陈迹。好像是高中的时候吧,陈迹的母亲去世了,陈迹被亲戚接回了苏州,后来在北京念大学,再之后的事情我基本就知道了。

  今天听他一说才知道,接他回来的是他哥哥陈痕。

  “哥哥?”我一脚踢开挡在我勉强的小石块,“认识你七八年了,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哥哥。”

  会感到吃惊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我不止一次把陈迹的户口薄拿在手里玩,那上面明明只有他一个人的名字,他本人也对哥哥什么的绝口不提。

  陈迹说他对陈痕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跟着母亲去新西兰的时候,他还只是个没满周岁的婴儿。

  一直都以为自己是独生子的陈迹,直到母亲临死前,才知道自己有个年长六岁的哥哥。第一次见到陈痕是在他母亲的葬礼上,陈迹把母亲的骨灰从新西兰带回了苏州,按照母亲的遗愿在一个满天星辰的夜晚洒在了苏州河里。

  陈痕说父亲死的时候,也嘱托陈痕一定要选一个有星光的夜晚,把自他的骨灰撒在苏州河里。

  “是吗?”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了一眼手表,才发现已经十一点半了,太阳正毒的时刻,“听起来像两个人年轻时约好的”。

  “估计是吧,如果陈痕说的是真的。不过静守……”陈迹侧脸看着我,等和我视线接触时,却又立马转过脸继续看路,“既然遵守死了都要把骨灰撒进苏州河里的约定,为什么活的时候不好好在一起呢?”

  “总有不得已的原因吧”,陈迹的手心汗涔涔的,我用经过油桐树时摘下来遮阳的大油桐叶替陈迹扇风,“谁会愿意和自己相爱的人分开呢”。

  “我不会哦”,陈迹朝身后的云间寨看了一眼,“我爱的人,我会一直待在她看得见的地方,像爱自己一样爱她。当然不排除我爱的人不爱我的情况,那样的话,我就悄悄生活在能只有我看得见她的地方,当她有危险的时候,才出现帮助她。如果这样也让她不开心的话,那就更努力的排除她可能遇见危险的一切情况,让她安全的生活,幸福的生活,没有我的生活。”

  “怎么感觉像猥琐的变态大叔”,我丢掉油桐叶,远远望着烟囱的方向,“闻到了没有?这种味儿……”

  “完全忽略了我的话啊”,陈迹语气略带遗憾,深深吸了一口气,“烟?”

  我告诉陈迹这是烧柏树枝的味道,他说很香,又深深吸了一口气,却开始咳起来。

  “怎么了?”

  “咽口水,呛着了。”

  进屋子的时候,罗阿姨坐在正在白兰树下的竹椅上剥蒜。见我和陈迹会来了,便冲着我们打招呼,说是邻村李家的媳妇儿在堂屋等我。

  “加西亚的嫂嫂?”我一惊,赶紧松开陈迹的手,朝堂屋走去。

  进门就看见一个身穿紫罗兰色及膝长裙,身材窈窕的女人站在堂屋中间,理着齐耳的短发,带着翡翠绿的水滴形耳坠,脖子细长,蝴蝶骨性状较好,随着她的一颦一笑似乎要挥动翅膀飞起来,她是那种在人群中能让周围的人失去光彩的女人。显然比照片上美多了……

  “你回来啦”,她冲我笑笑,然后坐在身后的椅子上,估计在我回来前,她就是坐在那张椅子上,喝着瓷杯里的茶水,一边想着一些即将要对我说的话,一边等着我的吧。

  “您是加西亚的嫂嫂吧……”,我对她回以微笑,在靠近她的椅子上坐下,“加西亚给我看过您的照片。”

  “本来邀请你和小夏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结果他说你很忙,实在抽不出时间”,她淡淡一笑,“我叫文河娜,叫我河娜就可以了。这位是……”

  文河娜盯着慢步踱进来的陈迹,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芒。

  “陈迹”,陈迹朝文河娜点点头。

  “哦”,文河娜站起身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我知道了,都是小夏的朋友,听他说过。请那边坐吧。我来找你们,主要就是想知道关于小夏的死因,你们有什么看法吗?如果真的只是自杀的话,那也就罢了,但是据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可能自杀的。他那么热爱这个世界,在我的婚礼上,他还说要工作到五十岁,然后辞掉工作,带着所有的积蓄,去英国乡村买一座房子,安安静静的度过晚年时光。我实在不相信他会自杀,所以想问问你们,对他的死因有没有什么看法……”

  见我的手抖了抖,文河娜刚想开口就被陈迹打断了,“我们自然是不相信媒体的报道,当然也不太愿意接受加西亚会自杀。但是在他自杀的前一个晚上,他约我喝了一个整晚的酒,说了很多话,并没有提到任何与死亡相关的字眼。我也没有感觉到他有自杀的倾向。再说了,如果感觉到的话,我一定会阻止他的。”

  “你是说在他死前你们一直在喝酒?”文河娜的目光突然变得犀利起来,视线已经完全从我身上转移到陈迹身上。见陈迹点点头,接着说道,“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就是一些关于岛村,关于工作的事情吧”,陈迹没有告诉文河娜,那晚加西亚说得最多的是关于我的事情,估计是猜到文河娜不是可以随便应付的女人,怕如实回答会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吧。

  “没有其他的?”文河娜紧追着不放,“比如喜欢的女人,工作上的仇敌什么的。”

  陈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眼睛却一直看着文河娜,“让我想想……”

  “你可要好好想想”,文河娜叮嘱道。

  过了片刻,陈迹重新开口,“没有了。”

  “真没有了?”文河娜不信。

  “真没有了”,陈迹说得很慢,一副依然在思考的样子。

  “你呢?”文河娜重新将视线转移到我身上。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不知为何不敢盯着文河娜那双眼睛,似乎一直盯着那双眼睛,就会看见里面隐藏的什么东西,我不得不将视线落在桌子上的瓷杯上,看着黄绿色的茶水,“我不知道……”

  文河娜叹了一口气,“我是律师,哪怕仅仅只是因为职业病的原因,我也会查清楚的”,她站起身,“嘉秋应该过来接我了,要是你们想起什么的话,记得跟我联系。”说完便朝屋外走去。

  “电话号码?”我紧忙跟上去。

  “已经放在桌子上了”,文河娜冲我笑笑。这一次,在她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睛里,我看见了蓄积的悲伤。

  把文河娜送到门口,一个身穿蓝色T恤的中年男子正打开车门走出来,他是加西亚的哥哥嘉秋,同时也是冬青的同学。

  “哥”,我走向前去,看着这个曾经是校园里风云人物的男人,鬓角已经有了银发,可他不过才也三十出头而已。

  嘉秋和我寒暄着,脸上明明带着微笑,眼睛却时不时地看向我身后的院门。

  “你还是在上海工作吗?”我记得加西亚说嘉秋在上海工作过一段时间,他是那种不习惯平静和安稳的男人,习惯了颠沛流离,所以工作地点也总是不停的换,好在工作能力强,就算经常换工作,生计也完全不是问题。

  “早就不在上海了,在北京、西安、深圳工作过一段时间,不过已经回成都好几年了”嘉秋从裤兜里掏出烟,抖出一根,还没含在嘴里又放了回去,“不想到处跑了。”

  “这不像你呀。”

  “确实不像我……”嘉秋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可能是因为某个人的原因吧,也可能是因为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就想安定下来,总不能天南海北的跑一辈子吧。”

  “这倒也是”,看见车内的文河娜摇下车窗,我要了嘉秋的电话号码,“你们还有事吧,有空再联系。”

  “静守”,嘉秋刚转过身,突然又转过来,小声对我说,“小夏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太放在心上。”说罢便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他还是那么细腻,那么善良。在接手加西亚的骨灰的时候,我因为堵车,没能见到他,但赶到火葬厂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跟我说一个叫李嘉秋的男人告诉我不要太担心,这样死者会放心不下的。

  看着在烈日下越来越远的黑色奔驰,感觉心被一条细到看不见的丝线缠绕着,感觉到分明的痛,却无可奈何。

  “你打算在太阳底下被烤干吗?”陈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才意识到皮肤被烈日叮得隐隐作痛。

  我转过身朝屋子里走去,“你怎么不跟她说加西亚死前说的最多的是我的事情?”

  “这种事情无所谓吧”,陈迹递给我一张写着一串数字的纸条,“她是个精明的女人,应该是个不错的嫂子。只是她这样一厢情愿的纠结于加西亚的死因,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