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悬疑推理 > 灵异奇谈 > 棺材鉴定师(书号:11500)
棺材鉴定师  文/鱼刺

第一十五章    索命

  林炎彬远远的看着公交车顶上黑糊糊的棺材,棺材表面似乎油漆未干,在太阳光下面反射着刺眼的光。林炎彬赶紧用手挡在眼前,低下头慢慢朝前走去,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车出发了。

  车子的鸣笛的声音将林炎彬从一种原始的蛮荒感中解救出来。林炎彬靠在椅背上,明明自己就在车下看着棺材,何时到了车上?刚才那一瞬间的思想空白,林炎彬似乎听不见自己的心跳,现在竟然有又了活着的真实感。

  宋青越也在这辆公交车上,就坐在林炎彬的旁边,中间隔着过道。因为刚才的事故,宋青越记住了林炎彬。

  “呐……你……”宋青越想起了刚才没有问林炎彬的名字,隔着过道向林炎彬招了招手。林炎彬由于出神的想着悬棺的事情,没有在意到宋青越的举止。

  宋青越出自书香世家,可因为小时候家庭关系不好,哥哥宋子爵也因爸爸妈妈离婚离家出走,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那个时候,宋子爵14岁,宋青越10岁。短短的几天内,宋青越失去了最爱的哥哥,失去了圆满幸福的家庭,被妈妈送到外婆家,和早年在小镇里当老师的外婆一起生活,直至现在。

  所以,无形之中,宋青越养成了孤僻、独立的个性。现在林炎彬确实没有听见宋青越的声音,但是在宋青越心里林炎彬已经得罪了她。

  车顶上的悬棺依旧静静的躺在那里,棺面红光流淌,那哪里是朱漆未干,明明就是鲜艳的血液。血液顺着车顶,流到了林炎彬的车窗上。

  手腕上的五鬼惊恐万分,林炎彬看着两个坐在白骨骷髅上的小孩出现在自己眼前,悬浮在空中,瞳孔放大,张着嘴巴,看着车窗的方向。林炎彬似乎也感觉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寻味望去,一滴鲜红的血液顺着玻璃窗流下。林炎彬慌了,不是因为看见血液流下,虽然这也足够恐怖。

  林炎彬惊慌的原因在于他看见玻璃窗外的血液正在透过玻璃窗,往里面渗。林炎彬大叫了一声,从座位上跳起来,退到过道里,背对着宋青越,现在他不知道宋青越在他身后冷漠的看着他。

  车上的人听见林炎彬的惊叫,又议论开了。

  “这小伙子没事儿吧?!”

  “谁知道呢。现在的人都喜欢大惊小怪的。”

  “可能是发生什么事了吧。”一个人带着疑问的口气说道。

  “刚才车祸也没听见有人这么叫……”

  林炎没有在理会车上人的谈论,难道他们看不见车窗上的血液吗?林炎彬腿开始抖,现在整个公交车全部的车窗都披上了一层红色的窗帘,在阳光下粉红粉红的。

  林炎彬为了掩饰自己的惊恐,摸了摸身后的椅子,靠在椅子上,仰起头看车顶,寻思着什么。宋青越见林炎彬靠在自己的椅子扶手上,也懒得叫他让开,嫌弃地瞥了林炎彬一眼,又转过头看着窗外。

  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见林炎彬奇怪的举止,而且没有做回原来位置的意向,道:“那边的小哥,麻烦你做到位置上,这样站着不安全。”声音温和厚实,给人一种安全感。林炎彬扭头看了看专心开车的司机师傅,心里暗骂:就算现在是一个美女在位置上等我我也不敢回去,妈的!确实,在林炎彬跳起身离开座位以后,车窗上的血液流动加速,现在已经浸湿了林炎彬的位置。

  白骨骷髅上的两个小孩是地煞五鬼中的虩虩(xi)和踽(ju)踽。两人长相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生前是双胞胎兄弟,但因命里相克,争斗一生后同归于尽。死时也相互纠缠,阴魂不散。

  地狱之主见他俩如此好斗,就把他们束缚在一个白骨骷髅上面,他们什么时候不斗了,什么时候就可以去投胎了。十几年前,地狱之主意外消失,被束缚在白骨骷髅上虩虩和踽踽也久而久之的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被束缚在白骨骷髅上,相互争斗着加入五鬼行列,专门在人家的房子里害人。

  此时,虩虩和踽踽躲在林炎彬身后窃窃私语。

  踽踽浑身抖动着,道:“虩虩,都怪你贪睡大哥才丢下我们自己逃跑了。”

  “妈的别废话了,我睡着了你自己走不就行了。”

  “要不是你丫的死皮赖脸的躺在骷髅上面,我能不走!”

  “老子巴不得能下去,谁愿意跟你没日没夜的共处一地。”

  “要滚就快!”

  踽踽、虩虩扭打在一起,白骨骷髅失去平衡,掉在地上,在过道里滚来滚去,卷起不少灰尘。林炎彬转过脸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眼神锋利而冷漠,吓得踽踽和虩虩马上停手,抬着白骨骷髅,躲到了林炎彬身后的椅子下面。

  “要是能自己离开他就好了。”

  “可是我们被穆拉帝力抓住,想跑也跑不了。”

  “大哥不都跑了吗?”

  “你丫的没长脑袋呀,跑不了咋能叫他大哥!”

  “可是他丢下我们了!”

  “怪你贪睡!”

  “那现在怎么办?”

  “守着这小子,他活着咱就能活着;他死了咱也就自由了。”

  踽踽说完,嘿嘿的笑了几声。身子还在因为害怕不停的抖动着,和阴邪的笑声同时出现,显得极不自然。

  再说林炎彬,瞪着挡在车窗外的悬棺已经让他神慌了,背包里的棺灵之书又说话了:哎呀哎呀,废材,还剩一个小时,废材和棺材到底谁先灭了谁呢?

  林炎彬感觉血液停止了流动,空气变得冰冷而混浊。还剩一个小时,对啊,消灭棺材有时间限制,这次时限是一天,从看见劫数的开始倒计时,昨天中午到今天中午,恰好一天整。林炎彬看了看窗外,要是没记错的前面有一个站点,就在那里下车,不管如何,要把悬棺从人群的视线里引开,然后消灭。

  林炎彬想着,又想起了棺灵之书的话:废材和棺材到底谁先灭了谁?

  林炎彬在前面的站点下车,悬棺果然没有继续追踪公交上,而是随自己一起停在了这个站点。

  太阳光照在林炎彬身上,暖暖的,林炎彬突然想起了邪不胜正这句话,冷冷的笑了笑,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正死在了邪的前面。

  林炎彬虽然依旧害怕,但是站在地面上的感觉,还是让林炎彬觉得心安了一点,扬扬头,睥睨了悬棺一眼,道:“下面不好玩了?”

  悬棺道:“没有你,不好玩。”

  “所以现在来找我玩了?”

  “不要你玩,要你命!给我!”

  “老子要是不给呢?哪有儿子来找老子要命的!”林炎彬冷笑道,额头上伸出细细的汗水,手心汗涔涔的。林炎彬握了握拳头,指骨咯咯作响。

  “不管,给我!”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