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说 > 社会小说 > 葬礼巡回人(书号:10230)
葬礼巡回人  文/鱼刺

第一十五章    梦魔

  星星布满了天空,银河横亘在中间,将夜空一分为二。

  洪城七月的傍晚,天空总是盘旋着数不清的蝙蝠,就像森林的巡逻队一样,以日落为信号,倾巢出动,视察附近村子里人们的生活。

  小时候,帮阿妈将晒坝的玉米收进粮仓后,我和玉汝往往会缠着七婆给我们讲一个鬼故事。七婆是隔着几座山的一户说书人家的女儿,知道很多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能在黄昏时分听一个惊心动魄的鬼故事,就是我和玉汝最大的乐趣。

  再晚些时候,晒坝退凉后,我便和玉汝躺在青石板上,看着满天的繁星,还记得有一次我要和玉汝打赌谁能数得清天上的星星,谁就更聪明。哪知总是数着数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在一个事物上过度聚焦,就会导致这种结果。那时候不管是我,还是玉汝都不明白这种自然的生理反应,还以为是天上的神仙怕我们窥见他们的私生活,故意用法术迷了我们的眼睛。带着激动的心情说给七婆听时,却被七婆当做笑话讲给肖家院子里的所有的人,还说神仙都不穿衣服,千万看不得。

  此时我躺在院子里的藤子上,摇着蒲扇乘凉。

  身边的陈迹在和七爷聊天,玉汝本来也在,但是没说几句话就回房间了,说是要备课。伯父伯母们都就着各自有兴趣的话题,聊得开怀大笑,看这情景,我反倒像个不想相关的外人。既对他们的话题没有兴趣,也便插不上嘴。

  凉风一阵一阵地从脸上拂过,我发现自己回到了小时候,正背着书包站在村口的洋槐树下,加西亚已经爬到了树上,冲着我满脸兴奋地喊道,“静守,快点上来,我发现了一片美丽的风景,赶快上来,快点。”

  我取下书包丢在一边,撅起袖子,却发现不管我怎么努力,都爬不上树。

  “快点啊”,树上的加西亚不停地朝我招手,“你今天怎么磨磨蹭蹭的,快点,再不快点,风景就要消失了。”

  攀在手里的树枝突然断了,我被狠狠地摔在树上,听着树上的加西亚一声一声急切的呼唤,我也急得直跺脚。

  “我爬不上去”,我冲着站在树枝上眺望远方的加西亚大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爬上上去,树枝都被我攀断了”。

  加西亚低头看了一眼被我高高举起的树枝,“我下来看看,你退后几步”。

  语毕,加西亚利索地扶着树枝往下移动,达到最矮的树枝时,膝盖微微弯曲,然后脚跟一抬,纵身一跃,却没有落到地面上。

  等了好久,加西亚都没有再出现,我明明看见他向下跳了,却没有落下来,真是怪事。我仰着头盯着洋槐树看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加西亚的影子,叫他的名字,他也不回答我。

  等到蝙蝠开始在天空盘旋时,我最后叫了一次加西亚的名字。因为大地开始震动,洋槐树倒在了地上,我掉进脚下裂开的黑暗的地缝,一直往下掉,一直往下掉,似乎没有尽头。

  “要是我比他们先遇见你,我会让你永远都只爱我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我知道那是陈迹的声音,睁开因恐惧而紧闭的双眼,那张熟悉的脸随即映入眼帘。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的我,正被陈迹抱着。

  “七爷他们呢?”我抬起手搭在陈迹的肩头,“都睡觉去了吗?”

  “你也不想想现在都几点了”,陈迹用脚踢开房门,“要不是感觉农村凌晨的气温比较低,怕你感冒了,我也不会打搅你做梦。”

  我问陈迹怎么知道我做梦了,他说我说梦话了,却不告诉我梦话的内容。

  把我放在床上后,陈迹说了一声晚安,转身离开了,房门被关上的瞬间,屋子里更黑了。我估摸着陈迹已经走远了,才打开床头灯,想着梦中从树上跳下来的加西亚,到底去了哪里。

  这种思考当然无济于事,反而让我觉得后怕。突然又想到陈迹在秘密基地说他看见了一个老头子,还有莲婆交给我的冬青的骨灰,说什么闻着骨灰的气味,就能找到冬青。

  拉过被子盖在身上,侧过身子望着门的方向,害怕得蜷缩成一团。

  同样是听着七婆的鬼故事长大,玉汝因此对鬼丝毫没有恐惧感,而我却不知不觉地开始排斥黑暗中的一切,包括黑暗本身。并且偏执的坚信黑暗中有各种各样的鬼存在,他们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等我也陷入黑暗的时候,就会迫不及待地用白骨森森的手抓住我,然后喝干我的血,嚼碎我的肉,还用我的骨头在黑暗中敲奏出一首首邪恶的交响曲。

  这种恐惧感就像毒品,一旦开始就让人停不下来。企图用手掐自己的大腿,依靠痛感让自己解脱,可不管我多么用力,都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背后似乎有一个冰窖,不仅我的体温,连屋子里的温度都急速下降。

  想给陈迹打电话,手臂却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保持着掐大腿的姿势,听着灯光下自己的心跳声,粗重的喘气声,同时残忍地忍受着无法控制的恐惧。

  就在我觉得熬不过去的时候,突出传来敲门声。背后的冰窖在敲门声想起的瞬间突然不见了,屋子里的温度也渐渐恢复,只是我的体温还是很低。

  “睡了吗?”声音再次从门口传来,“是我,看你开着灯,是还没睡觉吧,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我突然能说话了,手脚也能动了,我赶紧掀开被子,起身窜到门口,打开门,看着站在面前的玉汝,“进来吧,怎么了?”

  “也没什么事”,玉汝的样子看起来很正常,语气却怪怪的,“就是乘凉的时候,听阿妈说……说加西亚家里来人了,他们没找你什么麻烦吧?”

  “没有”,我如是回答,“他们能找我什么麻烦,不过感觉加西亚的嫂嫂挺关心他的,说是不管怎样,一定会查清楚加西亚死亡的真正原因。”

  “加西亚的嫂嫂……”玉汝小声重复着我的话,坐在我搬过去的椅子上,“她……叫什么名字?”

  “文河娜,你不知道吗?”我坐在床边上,看着有些走神的玉汝。

  记得玉汝和嘉秋关系挺不错的,上中学那会儿,他们还一起在学生会工作过。还以为现在也保持着联系,难道我想错了?

  “已经结婚了啊……”玉汝嘴角浮起一丝微笑,我却看不透那抹微笑里,到底在传达些什么感情,“早就结婚了吧。”

  “你和嘉秋哥没有联系吗?”我接着说,“今天他也来了,是来接文河娜的,只在门外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嗯”,玉汝抬起手理了理头发,“早就没有没联系了。既然他们没有找你麻烦就好,那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休息了,明天一天都有课。”

  我拉住玉汝的手腕,她却像吓着了似的看着我。我急忙解释说想和她一起睡,一个人睡不着。

  “又害怕了吧”玉汝瞄了一眼窗外,点点头,“好吧。”

  在玉汝上床之前,我把手伸进枕头底下,摸出装着冬青骨灰的锦囊,放在书桌上。

  玉汝问那是什么,我只说是莲婆送给我的香囊。她也便没再多问,和以前一样,让我睡靠墙的一边,她睡在离门更紧的一边,我感觉自己被保护起来了,背后也能隐隐感觉到玉汝的体温,很快就睡着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