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悬疑推理 > 推理刑侦 > 棺材鉴定师(书号:11500)
棺材鉴定师  文/鱼刺

第一十六章    天使降临

  “对老子一点都不尊重,可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谁是老子还不一定呢。”

  “试试吧。”

  林炎彬说完,紧张惶恐的神情里隐泄出一丝笑意。刚才林炎彬故意和悬棺说话,是为了防止悬棺会冷不丁的攻击自己。好在悬棺尚未作出攻势,林炎彬趁着这一点时间的空隙,比上次在江边更轻易的拔出了界隙中的桃木剑。

  虽然这破木头看起来一点都不中用,但是毕竟一剑就收拾了船棺,林炎彬把桃木剑我在手里,多多少少有了点安全感。

  悬棺跳了起来,悬浮在空中,棺材里发出嘿嘿的笑声,像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林炎彬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不顾一切的挥着桃木剑冲了过去。

  风刮过耳际,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有人在哭。林炎彬在冲向悬棺的时候,眼睛与风摩擦,眼球微微发烫,林炎彬也顾不得眨眼睛,生怕自己一闭眼悬棺就将自己装进了那口严实的棺材。

  上次若不是将景奇拖住了船棺,林炎彬估计早就亡生江底了。

  悬棺停在原地,嘿嘿的笑着,没有丝毫要躲避或者防御的姿势。

  等到林炎彬一剑砍到悬棺上时,“珰”的一声巨响,林炎彬连着桃木剑一起被弹出很远。林炎彬从地上爬起来,掘起袖子,才看见刚才手臂在地上蹭出了血,发出淡淡的腥味。

  林炎彬皱着眉,道:“这么硬,你他妈的还是棺材吗?”

  悬棺道:“你进来看看就知道了。”

  “老子进来,滚你妈的!”

  林炎彬说着,赤手空拳的冲向悬棺。每一拳,每一脚都让林炎彬愤怒加倍,这不是棺材!几拳下来,林炎彬俯着腰,双手按在膝盖上,支撑着身子,呼呼地喘着粗气。

  林炎彬的血肉之躯和岩石般的悬棺硬碰硬,后果不得而知:林炎彬手破皮了,渗出细细的血珠,同时也留下不少血迹在悬棺上。

  有时候意外就是血液翻滚时的脑充血。

  留在悬棺表面的血迹被悬棺吸入体内,渐渐消失。林炎彬吃惊的看着悬棺由刚才的平静变得躁动不安。嘿嘿的笑声里充满了难以遏制的兴奋感。

  “美味……美味……”

  悬棺开始在地上一跳一跳的,尘土随着悬棺的一起一落飘了起来,尘埃浮在空气里,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林炎彬看着悬棺怪异的举止,下意识的朝后退了退。

  一定是自己的血液刺激了悬棺的神经,让他尝到了甜头,所以接下来肯定是要速战速决,将自己吞入腹中慢慢消化。果不其然,林炎彬想着,悬棺已经丢弃棺盖朝林炎彬扑了过来。

  林炎彬本来应该恐惧,但是棺盖这一掀,林炎彬心底涌起的愤怒立马覆盖了原本应有的恐惧。原因就在于悬棺的棺腹里面,露出一个中年男人阴邪的笑脸,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人正是刚才躺在地上血流不止的警员老朱。

  “我可不想替天行道!”

  林炎彬知道是悬棺害了小徐和老朱,并且老朱已经死了,而小徐生死未卜。林炎彬开始责怪自己刚才没有多留心下小徐的话,他明明就说自己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撞倒的。如果多留心下,说不定老朱也不会死亡。

  倒不是林炎彬觉得自己多么伟大,别人的生死原本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自己的莫名奇妙的仇人以挑衅的方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杀死人,那就有关系了。自尊是不允许被任何人践踏的,特别是……

  “你他娘的别从地下冒出来决定别人的生死,哪来的给老子滚回哪里去!”

  林炎彬吼着,握紧拳头,朝着悬棺正面迎了上去。

  此时,不知是谁把棺灵之书从林炎彬的背包里拿了出来,摆在地上,翻到悬棺的那一页,画了两个重叠的圆圈,外圆呈白色,内心一点,呈黑色。

  这正是易经中的卦象——先天元极图。

  最后一笔构成,棺灵之书在一阵怪异的风中自行合上,同时林炎彬眼中也出现了一个快速旋转的先天元极图。发出腥红的光,像团火,欲将燃尽一切。

  “要是活人的生死都被你们这些死去的东西给决定,要活着好有什么意思!”

  “那就去死!死了就公平了,进来吧,嘿嘿,进来吧!”

  “妈的!”

  林炎彬没有察觉到自己眼中的先天元极图,只是凭着全身翻滚的热血就冲向了悬棺。一定能赢!林炎彬想着,没有来源的自信,总之他相信自己肯定能赢!

  果不其然,先天元极图在林炎彬眼中极速旋转,林炎彬握紧的拳头流出狱火,随着林炎彬挥动的拳头,狠狠地打在悬棺身上。

  这一次,林炎彬丝毫没有感觉到手撞击硬物的疼痛感,反而每一拳都有一点兴奋感在增加,几拳下来,林炎彬站立在地上,像神一样睥睨着横躺在地上的悬棺,露出胜利者独有的笑。

  “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当然也不会给敌人后悔的机会,一次也不行!”

  “不……不……”

  悬棺里面躺在地老朱满脸是血,挣扎着发出恶心的苦笑声。

  林炎彬不管悬棺的话,向后退了几步,脚一蹬,快速朝前冲去,在接近悬棺时一个转身回旋,带着流动的狱火,一脚踢在动弹不得的悬棺身上。

  一声脆响,公交车站牌发出碎裂声,林炎彬扭头一看,玻璃碎了一地。

  再看悬棺时,悬棺已经拦腰而断,棺中的老朱也被截做两段。血液从棺材里淌出来,和地面上的沙土粘在一起。

  林炎彬摇着脑袋,握紧的拳头渐渐松开,轻轻甩了甩腿,那硬家伙,现在双腿开始散发着火辣辣的疼痛感。

  《棺灵之书》里隐隐传出一个少年失落的声音:还有两分钟废材就废了,哎呀,空欢喜一场。

  林炎彬没有听见那微笑的失落声,就地坐下,闭着眼低下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感觉到了活着的真实感。

  “不管是在地狱,还是在阳间,能做老大的都只能是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林炎彬勉强支起身体,后怕加疼痛,现在林炎彬连站立都觉得困难。提起背包,林炎彬看见《棺灵之书》,翻到了悬棺那一页,果然那里又多出了一个图案。

  和灭船棺时一样。林炎彬将书装好,跌跌撞撞的朝前走去,心想:难道这书还被什么人控制着?那自己岂不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一个傀儡?

  林炎彬想着,心里莫名奇妙的燃起怒气。

  “又打架了?”

  林炎彬闻声,一惊,缓缓抬起头看着自己前方,那不是王萌欣么!

  “你怎么在这里?”

  “你能在这里我就不能吗?”

  “你看见什么了没有?”林炎彬紧张的问道,要是被王萌欣知道了自己和一口棺材打斗,那对以后行动大为不妙,再说林炎彬也不想王萌欣知道,其中的原因在于:林炎彬总觉得自己会带来不详,甚至死亡!

  王萌欣什么也没说,收起手中的太阳伞,走过来扶住林炎彬的手腕,拉到公交站牌下面一块儿阴凉的地方坐下。从自己包里掏出酒精,药棉,纱布……

  “你随时带着这些东西……还是你知道我会受伤?”

  “知道你会受伤。”

  王萌欣毫无掩饰的话语让林炎彬对她的警惕性又提高了不少,林炎彬开始怀疑王萌欣和棺材的出现有关。可是不明白王萌欣为何不加掩饰,道:“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王萌欣感觉到了林炎彬语气里的紧张,但是依旧只是为林炎彬处理受伤的伤口。

  “我问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王萌欣顿了顿,继续手中的动作,道:“我知道你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虽然你可以隐瞒,可我也没兴趣知道。”

  “还有呢?”

  “还有……嗯,你还不信任我,如果你信任我不管我有没有兴趣,你都会告诉我你的秘密。”

  “还有呢?”

  “你刚和某些混混打过架,不过放心,我不会报道你们辅导员那里。”

  “我和谁打架了?”

  王萌欣想了想,道:“我不知道。”

  “那你怎么就肯定我是和人打过架呢?”

  “这是我找你做男朋友的另一个原因。”

  “打架?!”

  “不是。”

  “那是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如果非得说出点什么的话,应该是一种寄托吧。从薇薇的评价和我自己的直觉,你可能是我心中的另一个自己。可我没有勇气将心中的另一个自己释放,所以需要一个寄托。”

  “你内心的自己喜欢打架?”

  “打架始终是种形式,是想怎样就怎样,不需要顾忌,不爽谁了就用拳头说话。”

  “那不是流氓吗?”

  “可以这么说吧,我希望自己是个流氓!”

  “你差的不远了……我可不是流氓!”

  林炎彬小声地说着,看来自己往日太小瞧这个表面很傻的女人。她也有很多自己不知道了事情,她对我的秘密没有兴趣,可我对她的内心却颇有了解的欲望。

  “好了,”王萌欣将林炎彬的手放捧在自己掌中,道:“过几天就没事儿了。”

  “阿欣,那不我们一起做流氓吧!”

  王萌欣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心想:还好我随时出门都带着这些东西,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第一个救助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男朋友——林炎彬。不过,王萌欣嘴角浮起一丝微笑,他会是我的英雄主义吧!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