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说 > 幻想小说 > 风之契约者(书号:8759)
风之契约者  文/风间流云

第二十三话    葬礼

  邹零的葬礼办得比较草率,南宫家只出席了几个地位不怎么重要的人物,没有一个是风间流云认识的,倒是南宫清羽很自然地招呼他们。

  葬礼持续了好几天。

  本来一直都相安无事的,不过,葬礼越是进行到最后,对邹零的离去风间流云越是感到疑惑。

  首先,既然是南宫家的大小姐,那么何故此次葬礼居然跟平常人家并无两样,并且,既然爱女逝去了按照常理说来南宫家的家主南宫阵应当出席的,但举行葬礼的那几天风间流云并没有看到南宫阵的身影?还有,无论是从南宫清羽还是从南宫家派来的人的脸上,都看不到一点悲伤的色彩,好像逝去的是个无关紧要的角色那样并不值得大家落泪。

  流云逐渐察觉出了端倪,不过,苦于南宫清羽一直陪在身边,他又不好直接调查,只能把这一份猜测藏在心里。

  他一直忍耐着,直到邹零下葬的那一天。

  墓地是由南宫清羽选定的,也就是岚城城北的那片荒野墓地。

  那晚南宫清羽哭着说,邹零一辈子都住在这里,所以她想圆了她的心愿,把她葬在岚城。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自然没有引起风间流云的质疑,然而就在下葬的那一天,风间流云看到两个身体不怎么壮实的男人抬邹零的棺木下葬,两个男人一脸轻松的样子让他对某件事的怀疑更深了。

  然而现在又不能贸然打开棺木验证真身,流云只能暗自想办法。

  那一晚南宫清羽送走了家族里前来送葬的几个人,正在客厅里休息,当风间流云身穿OldNavy背心和牛仔长裤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的脸色又回归到刚失去姐姐时的悲伤了。

  “对于以后有什么打算?我的意思是说你是要离开岚城回到你父亲那里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南宫清羽垂下了头,青色的长发落下下遮住她的脸庞:“我不知道,也许父亲会把我接回去吧,在父亲看来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先前他也曾劝过姐姐搬到上海去的,毕竟那里有众多南宫家的亲人,一来有个照应,二来也可以让姐姐学习更多的礼仪,可是谁又能够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边说着这话,南宫清羽又落下泪来。

  想来“女人是水做的”这话真不假。

  流云靠近他的身边,轻声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有你好好活着她在天堂之上才会安心些。”

  流云还是没能忍住,于是把心里的那个最大的疑问说了出来:“据我的想法,居然南宫阵先生痛失爱女这么多年,那么他为什么没有住在岚城陪伴他的女儿呢?于情于理这都说不通啊!”

  说这句话的时候流云在细心地观察南宫清羽的一举一动。

  果不其然,她颤抖的双肩忽然停住了,很明显是受了一惊,而且还吃惊不小,大概她怎么也没有料到风间流云会察觉出她们计划里的破绽。

  南宫清羽还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忽而抬起头来,睁大了亮晶晶的泪眼回答说:“因为你不是我南宫家的人所以你应该不知道吧,最近将军破风大举进攻源家,父亲和源家家长袁长宇有很深的交情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所以他没能在这里陪伴姐姐也是情有可原的。”

  “按照你这么说的话可就有些说不通了,这次邹零死在死魂灵的刀下,难道令尊就不感到痛心吗?居然连来见最后一面也不肯。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又是因为什么他没能参加自己亲生女儿的葬礼呢?”

  南宫清羽慌了神了,本就惨白的脸蛋此刻更加惨白,她不敢直视风间流云严厉的目光,只能看望别处。

  “我听前来送葬的人说,家父因为听闻姐姐去世悲痛交加之下竟然病倒了,现在都还在医院里呢!”情急之下,她只好编出这一个拙劣的谎言来哄骗流云。

  流云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很显然他没把南宫清羽的话放在心里。

  流云就此告辞,并且表明了等天亮他就会返回成都准备参与征伐破风的战役,如此一来南宫清羽更加不知所措了,原以为利用邹零可以把风间流云死死地套在南宫家的圈子里,如此一来南宫家就将永不受到死魂灵的干扰,可任谁也没有想到风间流云居然看穿了他们的计划,那么所以的辛苦跟努力也都将付之东流了。

  趁着风间流云回房间休息的空当,南宫清羽拨通了南宫莫云的电话。

  电话另一头,南宫莫云刚刚送走拿到钱即将远走高飞的邹零。

  “妈的,可千万不要得不偿失啊!”南宫莫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局面已经失控了,她必须找出一条新的对策来。

  “无论怎么样,你先稳住风间流云,一切都等我回来后再从长计议。”

  “现在也只能这样子了。”南宫清羽无奈地放下电话,又抬头望一眼风间流云紧闭的房门,心里蓦然感到万分无奈,对于这个男人无论是用什么手段,似乎都不能让他屈服,如果这最后一计都已然失去作用了,那自己又有什么脸面作为南宫家的小姐呢?

  夜越来越深了,但南宫清羽却没有一丝睡意,她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太阳晚一点出现。

  四川成都,郊区别墅内。

  丹妮举起高脚酒杯品尝她父亲珍藏了二十年的红酒,一边跟还在上海疗伤的上杉琉璃聊天。

  “所以说你们马上就要开始征讨破风了?”

  “这是自然,”丹妮嘴角上扬,“这次‘北辰星’已经派出了众多精英,为的就是能够砍下破风的头颅,而且从长远之计看来,我们也是被迫的。你大概也已经听说了,新的将军已经诞生了,就在距离中国不远的俄罗斯境内,如果两个将军汇合,或者一方吞噬掉另一方以此强化自己,那么到了那个时候,纵然云有风神之力,恐怕也难以应对吧?我只想,用我们凡人的力量削弱破风的实力也好。”

  “说的是啊,只不过好可惜啊,这一次我不能参加了。”

  “呸呸呸,这又不是什么喜事,非得让你参加吗?”丹妮高兴起来,同上杉琉璃打趣,“你只管养好伤就行,然后回日本好生调养再回来吧!”

  “我希望那个时候,我们都能好好的活着。”

  丹妮忽然沉下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上杉琉璃:“当然,我们一定都能好好活着。”

  丹妮放下电话,连同酒杯也一起放在茶几上。大家都已经入睡了,只有风和还在庭院里寻找傍晚风间落雨丢失在那里的钥匙链。

  “我说风和,差不多就行了,今天找不到明天还可以继续找的。”

  “可是找不到的话我会很不心安的。”风和头也不抬,手电筒的光逐渐变得微弱了。

  丹妮摇摇头,也回到房间里,在门口的时候她忽然问道:“风和,我想知道落雨跟云是否有亲缘关系?”

  风和依旧不曾抬头:“哪里的事哦,落雨是竹下慧小姐领养的孤儿,因为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才摆脱流云照顾的,我想在此之前流云跟落雨哪怕连见也没有见到过吧!”

  丹妮顿觉心安,不自觉地微笑起来,也不管风和有没有听见,轻声说了声“谢谢”。

  这一晚,于源家而言是最难熬的。

  没想到破风逃亡内蒙古之时,居然留下了不少死魂灵对源家总部发起进攻,死魂灵趁着夜色全都不要命地冲撞源家的家族大楼,有不少晚辈因为掉以轻心已经被死魂灵撕成碎片了。

  看到家族子弟死在死魂灵的手下,袁长宇自是感到痛心不已。他原以为借助风间流云之手铲除了将军卡杰娜源家便可以高枕无忧,却没想到破风在最后玩了这么一出。

  袁长宇带领着家族长老们躲在源家大楼防御最坚固的地下室里,外面都由家族里最精壮的子弟把守着。看来,地下室里暂时是安全的。

  稍微一安定下来,家族长老们就对袁长宇勾结将军感到不满了,他们都把责任推到袁长宇的身上,全然不顾当初正是因为袁长宇家长才得以昌盛,他们才得以在晚年享受到人世间最奢华的一段时光。

  “如果不是你当初勾结破风,家族又怎么会遭此横祸呢?”率先发言的是明清长老,他在家族长老里算得上是德高望重之人,平时很少在公开场合表明自己的观点,只是今天他再也忍不住了。

  原以为家族昌盛了自己一干人等能够安享晚年之福,他们哪里又会料到即使是到了晚年自己也要受到这般折磨。

  袁长宇只管低头说自己的不是,心里却在咒骂这群老不死的不知好歹。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应该借此机会重现选定家族继承人了。”终于,明清长老说出了大家想说但一直都没有说出的话。

  众位长老纷纷同意,平日里对袁长宇专断独行都不满的人直接把自己心里的候选人提出来要大家评定一番。

  他们已经开始评定新的家族大家长了,谁都不去关注那个低头哈腰为源家奉献最多的袁长宇。

  “哈哈哈哈。”袁长宇忽然大笑起来,引得众位家族长老惊恐地望着他。

  “既然我不再是源家的大家长,那么我也就不必再为源家做出任何牺牲了。”

  “袁长宇,你想要干什么?”说这话的又是明清长老。

  “哼!”袁长宇冷哼一声。转身几步就跨到地下室的大门处,他打开了大门,在众位长老疑惑不解的目光注视下,袁长宇高声对正在与死魂灵搏斗的源家子弟说:“现如今我源家大势已去,念及你们保卫家族的情分上,现在你们各自逃命去吧,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人类始终不是死魂灵的对手。”

  众位长老幡然醒悟,但已经太迟了,早就坚持不下去的源家子弟们都在等着袁长宇的这句话,此话一出口他们便做鸟兽散去,顷刻间死魂灵便不收阻止地冲向地下室。

  袁长宇闭上眼睛,他自然是知道的,即使自己躲过了今天,但与将军勾结的人类又怎么会有好下场呢,自己迟早都要葬身于死魂灵之处,不如现在就风风光光地为家族去死。

  也正是死魂灵的尖牙刺进他的喉咙那一刻,他听到了地下室里传来的悲鸣,袁长宇忽然觉得很满足,他这一生已经无欲无求了。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