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说 > 幻想小说 > 风之契约者(书号:8759)
风之契约者  文/风间流云

第二十四话    最终章 红夜

  最终章红夜

  源家被灭门的消息是在第二天中午时候传到成都小别墅里的。

  那个时候,阿切尔正在教风间落雨认英语,听到张铮带来的这个消息他并不觉得惊讶,在他看来,自作孽不可活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源家有此结局只能说那是报应到了。

  只是如此一来,这也助长了死魂灵嚣张的气焰。

  “关于源家被灭门的事,昂杰斯先生怎么说?”

  丹妮没有放下手中的书,漫不经心地回答道:“父亲说暂时不要对源家附近的死魂灵动手,如果现在出手反而会惊动破风。”

  “我说,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绝情了?”风和望着丹妮,“不敢怎么说那些源家的人也是正常的人类啊,我们怎么可以放任死魂灵伤害他们呢?”

  ”风和,我要纠正你的两个错误。“丹妮面不改色,又翻开一页,“首先,源家的人一直以来都跟死魂灵有勾结,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跟死魂灵已然没有区别了。心里隐藏着罪恶的人类在行恶之时,那模样大抵跟死魂灵也无二致了。还有,我们并不是在放任死魂灵,你应该知道死魂灵只有在黑夜的时候才会行动,所以现在源家的人有了喘息的机会,没准他们自己都能消灭干净死魂灵呢,更重要的一点是,你忘记了吗?源家乃是中国颇有势力的大家族,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用在源家身上是在恰当不过的事了。”

  风和自知辩不过,也就安静了些。

  客厅中央的电话忽然响了,风和几步跑过去提起听筒,却是风间流云的声音。

  “嗯,嗯,我知道了。”

  “一切都挺好的。”

  “好,等你回来的时候再说。”

  风和只管像小鸡啄米般点头,从他的反应力丹妮已经猜到了打进电话的是谁了。

  末了,风和挂了电话,松了一口气似的看着丹妮说:“他说他在今天中午十二点以前就能够回到这里。”

  丹妮点点头:“这样是最好,父亲已经在北京等候我们多时了,要早一点跟他们汇合啊!”

  “今天中午十二点?风间流云先生不是开玩笑吧!”阿切尔望了一眼手表,此时正是早上八点,还有四个小时,从岚城到成都就算是一路超速也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对于这个阿切尔是有亲身经历的。

  “你忘记了,他是风之契约者,会飞的哦!”风和得意的眨眨眼睛,吹着口哨回到庭院里继续找钥匙链。

  岚城。

  风间流云已经准备好回成都了,昨天他就讲自己开来的车贱价卖给老板娘,这也算是答谢当初老板娘的收容之情。

  只是邹零没有下落,让他心里感到有些无奈,他自然不愿意相信邹零已经去世了。加上昨晚悄悄来到墓地挖开新墓就已经证明了:邹零并没有死去。那么这就是说,南宫家的人为他上演了一处好戏,虽然不知道其目的是什么,但流云已经无心关注这些。

  他只知道,现在他必须赶回去。

  果然,不出流云的意料,他刚一走到客厅里南宫清羽就热情地招待他,听说风间流云要回成都了,小姑娘眼睛里的光顿时暗淡了不少,她竭力挽留流云,甚至还把“死去”的邹零也搬出来劝说流云。

  南宫清羽自然是没有想到,她越是这样越是让流云心生厌恶。

  他已经知道她们是在骗他的,又怎么会甘心做一只被人摆弄的小丑呢?

  流云推开她的手,忽然严厉地说:“我一直到想知道,你到底在隐瞒我什么?还有,我也想知道你们把邹零藏到了那里?”

  这番话说得南宫清羽更是手足无措,她只能呆呆地望着流云,全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只是一双眼睛里堆满了泪水。

  “我们并没有把邹零藏起来,只是跟她做了一笔交易而已。”

  就在南宫清羽羞愧得无以复加的时候,南宫莫云突然从门口里进来了。

  “姐姐!”南宫清羽像得到救星救助一般望着来人。

  南宫莫云果然比南宫清羽要老练得多,面对流云的质问,她也不胆怯,一五一十地把所有事情和盘托出。

  最后,她还补充说:“邹零现在已经带着我给她的钱离开这里了,我估计现在她已经踏上了她心中乐土的那趟列车,任凭你再怎么神通广大,我想在茫茫人海里你也是找不到她的。”

  “风间流云,你没想到邹零为了金钱也会骗你吧?”南宫莫云苦涩一笑,“这也难怪,是你把人类想得太美好了,其实我们人哪都是自私自利的,为了自己的目的会不择手段。甚至会牺牲自己的亲人,更何况于她而言你只是个一起打工的傻小子而已。”

  “那又怎么样?”风间流云很坦诚地微笑,“我并没有怪罪于她,她的选择是她想要的,那么她不过是在做着她想要做的事情而已,这又有什么值得责备的呢?”

  风间流云话锋一转:“只是你们这般苦心孤诣,又是为了什么?”

  “实不相瞒,是为了我南宫家族。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在俄罗斯新诞生了一名将军,我父亲曾经在俄罗斯与他有过仇怨,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率领他的手下像攻破源家一样对我南宫家不利,所以我父亲想出了一出美人计,喜欢你会爱上网哦没么南宫清羽,如此以来我南宫家或许就不会受到将军的侵扰了。”

  “呵呵,想来都有些可笑呢。”南宫莫云望了自己的妹妹一眼,伸手无抚摸妹妹柔软的秀发,“我们的命运,跟木偶又有什么不同,说到底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也许有一天还会因为家族而失去性命。像我们这样的生命,真是卑贱啊!”

  或许是情到了深处,南宫莫云竟然落下泪来。

  风间流云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此刻他也不想安慰她们些什么,只说:“很快我们就会灭掉破风,我不知道那位刚诞生的将军与你父亲有什么牵连,不过若是它会伤害无辜的人,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不是为了任何利益,单纯的是听从自己心的呼唤,我也会这么做。”

  “那么,就此别过吧!”风间流云语气平淡地这么说,等到南宫莫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没了踪影。

  中午十二点刚到,风间流云就从天而降出现在庭院里。

  “所以你还真是准时啊!”阿切尔把装备装进车的后备箱里,“刚好我们也要出发了。”

  风间流云点点头,看到丹妮已经坐在车的副驾驶座上了,他看到风间落雨在客厅里玩积木,于是走进去抱起落雨说:“我马上就要走了,不说点什么吗?”

  “那,就早点回来吧!”风间落雨注意力不集中地回答他。

  “风和,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流云望着风和,“我记得开头几句是这么唱的:‘波光粼粼的海上,船影渐渐模糊,遗留下告别的汽笛声’,其余的我就记不起了。”

  风和被他的话问的摸不着头脑,他不能领会风间流云话里的意思,只能傻笑着。

  “我一直都想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们一直跟死魂灵斗争,又是什么支撑着人类跟将军抗战,后来我终于知道了,那大概就是自由吧,为了自由人类会不顾一切扑向太阳,为了自由人类甘于浸泡在黑暗里。”

  “那么,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落雨就有劳你照顾了。”风间流云微微一笑,在初升的太阳光照耀下,他的笑容看起来分外开朗。

  “好。”

  (全文完)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