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说 > 中短篇小说 > 清谣一曲(书号:10377)
清谣一曲  文/音疏

第一章    夏御

  夏御并没有资料里写的那么高,穿着厚底的鞋也就不到一米八的样子。不过哪家不会给艺人垫一点体形数据呢,老实说现在这个年代不到180的小鲜肉大概光靠颜值还是要遭嫌弃的吧。更何况夏御不是长得特别帅的类型,只是纤瘦的轮廓略带一些可爱,笑起来看似毫不做作让人觉得温暖舒服。

  终于见到,期待已久。同行的粉已经尖叫着按耐不住冲上前去送礼物求合影求抱抱。

  可清叶突然有些踟躇。

  夏御分明就站在那里,笑着露出一口白牙,比屏幕里看到的更好看一些。可刚演完今天戏份脸上还带着的妆,不是很明显,却像生生阻隔了她们认识真实的他。

  清叶手里攥着纸袋,犹疑了。也许是生人恐惧症让她又变得畏缩。活生生的夏御,映在眼里好像一团虚影,离他那么近,又觉得好遥远。就算送给他,又怎样呢?清叶颓然想着,他会好好看这一堆礼物吗?就算看了,他会喜欢吗?过了几天,还会记得吗?

  这是清叶画了半年的素描本,一周一张的夏御,从不间断。是伴随他的成长,清叶也在成长的满满的记忆。说实话,清叶舍不得送给任何人,哪怕是为了夏御才画,也一样舍不得。

  突然,夏御的目光探远了些,和落在人群后面正发愣的清叶对上。清叶一惊,定眸,夏御却已经不着痕迹地移开了视线,嘴里仍然和近身的粉说着道谢,仿佛刚才的一瞬注视只是清叶的错觉。

  清叶晃神的时候,经纪人已经过来含笑赶人了。

  “谢谢你们啊,但是夏御要抓紧时间卸妆赶飞机了,明天C市要录节目的。”

  “啊啊等一下我的礼物御御你快收下。”

  “还没合照呢再等一会好不好拜托了陈姐姐。”挤在后面的焦急万分。

  “唉算了算了,御御也是忙着,咱们别打扰了。”已经要到签名的气定神闲。

  夏御还是谈笑自若,边走边一一接下礼物道别。

  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从粉丝群中穿过后,停在了清叶身前。人群静了静。

  清叶抬头看他,以为是自己挡路,慌忙挪开几步。夏御却跟着转身对着清叶,弯着眼角,伸出右手。

  清叶捏了捏袋子,在清潺眼神的攻势下心里一松。他是想照顾每一个为他而来的粉吧,毕竟人也不算多,能照顾,就尽量照顾,少了谁都显得有失公允。

  清叶把攥得起了褶皱的纸袋往前一举,夏御却没接,反而抓过清叶的右手握了握。

  “是重要的东西,就好好保管它,你来过,我一样会记得你。”

  “……”

  清叶自然是不相信什么会记得你的鬼话,可偏偏心里暖暖的,暖上了脸颊,烧得脑袋晕乎乎。

真好,夏御是这样温暖的人。

  半年前,一部有着迷之简陋的卖穷画面,脑洞大开却又缜密紧凑的剧情和没下限的台词,一众演员没有包袱的演技施展和逆天颜值的网络剧迅速走红。而掉进此坑的安清叶,成功地避过了一众主演的美色,心悦诚服地拜倒在一个布庄小老板的裤脚下。

  倒不是这个角色的设定有多让人惊艳,其实清叶最初压根没有注意到他,因为自然纯熟的演技使他与整部戏完美结合在一起,让清叶潜意识里相信这是一个老奸巨猾狡诈无比可又洞察事理暗中相助男主带点腐萌属性的三十岁大众脸大叔。

  直到剧集播完后,N卫视官网公布了一段视频。视频只有两分钟,预告即将播出的新户外真人秀节目。

  安清叶几乎是跪着看完的,因为介绍到名为“夏御”的看似只有十六岁的帅家伙时,下面的简介里写着“在网络剧<放倒小王爷>中饰演张老板”。而清叶完全无法把这个带着满点撩妹值阳光笑容的童颜小鲜肉和奸邪脸张老板联系在一起,偏偏这种天真直率的笑容像利箭击穿了她心脏。

  这大概就叫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要靠才华。强烈的反差萌瞬间把安清叶拉入了脑残粉的无底洞。

  “饼饼。”

  安清叶的微博名是“非洲什锦饼”,这次活动是微博粉头儿组织的新网剧探班。夏御虽然混出了点名气,但还只能勉强算上十八线,所以来的S市粉丝只有二十几人,清叶才有机会和夏御搭上话。

  “嗯?”清叶还是发着懵,似乎难以置信轻而易举就达成了愿望。

  “你怎么那么紧张?”粉头儿萧沄拍拍清叶的肩,“我们现在要去给剧组道谢,你拿这袋礼物去给灯光组吧。”

  “啊?我……”清叶往左边看去,双腿却无意识地往后瑟缩。远远的反光板像是把光晃进了她的思绪里,一片混沌。

  要去吗?去了之后,又要说什么呢?……清叶慌乱无措。

  “算了,你在这等我们吧。”萧沄等了一会,见清叶毫无反应,无奈转身。

  清叶回头看那些热情的女孩子。

  “张导,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家夏御的照顾。”

  “您好,这是我们给您准备的一点心意,请您收下,感谢您对夏御的关照。”

  清叶指尖微颤,仿佛这个地方,大家都心无旁骛地欢欣和致谢,只有她是透明的。

  说一句像样的感谢,有这么难吗?鞠一个躬递一个礼物,有这么难吗?清叶微微举起手臂,却又将僵直放下,犹豫不决。

  算了。反正不管在什么地方,不总是这样吗?

  清叶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每当别人对自己说,“怕什么,我又不是狮子,不会吃了你”的时候,清叶就反而变得更害怕,好像那些人真的会吃了自己。

  可分明,清叶可以为了让夏御关注到自己,而参加微博的好声音海选,录制自拍视频传送给粉头儿做情人节祝福合辑。一个人做分明都可以的事情,为什么面对别人的时候,就仿佛头有千斤顶。

  清叶几千几万次地对自己问过这个问题。童年阴影吗?没有的吧。每当亲人们笑谈着她三四岁的时候有多活泼好动的时候,她只能尴尬地抽起嘴角努力不让它僵挺。没有什么过场和铺垫,自己就从一个顽劣的孩子变成了沉默的石子。

  还好,夏御的握手,至少让清叶找到了站在这里的一点意义。否则,也许早就落荒而逃。尽管这温暖无法把难堪尽数消弭。

  影视城街景古旧,斜阳落下几缕凛冽的残念。隔壁剧组傍晚收工了,群众演员在寒风里瑟瑟发抖,穿着不属于自己的戏服,带着不属于自己的妆,走在不属于自己的路。阳光落在他们疲累的脸上,像落在没有希望的尘埃。

  他们路过清叶,有人转头看了她一眼,又漠然离去。

  这么一天天地熬着熬着,能熬出头吗?这里面的,大多都是三四十岁早该安定下来的人了。

  清叶自嘲一声,哈出一口白气。何必担心其他人呢。她自己,都还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就因为尤其内向的性格,校院学生会社团的面试,她都过不了。

  也许阳光落在她脸上,才真真像是落在飘摇无力的尘埃。

  这天晚上,清叶依旧和这半年里一样,玩着大富翁,守着粉丝群等着夏御空降,发一条晚安私信给他指望着至少能看到。尽管清叶的私信,夏御从来没有看到过。

  ——谢谢你,晚安。

  这天,清叶做了一个对她来说无比疯狂的决定。

  “你对宋栩栩这个角色有什么认识?”

  ……

  “你觉得自己的形象在什么细节能够给观众带来‘啊没错这就是刘温言’的感受呢?”

  ……

  “你说说碧纹为什么没有戳穿二爷的谎言呢。”

  ……

  “你会跳舞吗?”

  ……

  紧张与惶惑充斥着大脑,安清叶僵着脖子,细声细气地讲述着一个个角色带给她的印象,两手因为无以依靠的不安全感各自攥得紧紧的。

  清叶想了很久,关于怎样才能让自己的脸出现在手机电脑或者电视机屏幕上。如果真能做到,那么和他对话的立场也就高了一些吧。所以,清叶决定试着在影视剧中露脸。

  尽管那样难。

  摇头看得多了,最初的信念也被一点点消磨,人却依然瑟缩,畏首畏尾的姿态。

  要不还是本色出演的好吧……清叶想着。于是细细挑拣着一个个剧组信息。越是胆小怕事的角色,也许越好掌握。

  “你连社团的面试都过不了,还想去演戏,你不怕导演被一棍子打不出闷屁的家伙气死啊?”徐蕴然坐在桌上,俯下身看清叶一本正经地翻网页。

  “我想试试。”清叶抬头笑了笑,眉眼弯弯倒是清秀得很。

  “演的很好,朱颜整日带着的胆怯忧惧我已经能够从你的眼神中读到,你回家以后还要细细琢磨一下表情,僵硬固然不错,但还要再自然一点。你可以试试将脖子上用的力一部分转移到肩上去,这都是小技巧。你很有希望得到这个角色,回去等我们的电话。”

  这就是定下了的意思吧,和以往都不一样的肯定,让清叶忍不住咧开嘴角。

  只是一个网络剧里出场两集的反派小角色,清叶却高兴得像是拿了影后。毕竟她要的,只不过是和夏御有所接近罢了,哪怕这点所谓接近,是那么微不足道。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