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悬疑推理 > 灵异奇谈 > 棺材鉴定师(书号:11500)
棺材鉴定师  文/鱼刺

第一章    浮尸

  傍晚林炎彬约上寝室几个很铁的哥们儿一起去二号门外面的蜘蛛候地下酒吧闹到大半夜,酒真喝了不少,正因如此,头越晕眼越花,看见的不干净的东西越多。

  林炎彬一只手握着麦克风唱着最近流行的《太平洋风暴》,不知道的都以为他是唱得太尽情了,所以才总是闭着眼睛,其实是因为刚进入这个蜘蛛候地下酒吧的小包间,林炎彬就看见包间沙发上的那个无脸亡灵。

  看着林炎彬一行人进来,无脸亡灵一边描眉,一边朝着林炎彬微笑,嘴巴一张,就留下一滩恶心的红黑色液体,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还有从上午就跟在林炎彬身后的亡灵——一个头发花白的瘸腿老婆子,怎么赶都赶不走。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林炎彬一边疯狂地唱着《太平洋风暴》,一边在心里暗自骂道,本来从高三开始都不怎么看见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了,还暗自庆幸,以为终于进入正常人的生活轨道,没想到今天一天就看见这么多,这些亡灵似乎对自己很感兴趣,真他妈的见鬼!

  突然,林炎彬感觉后颈凉凉的,湿湿的,耳边传来滴滴答答的滴水声,他确定这不是刚才进入包间看见的无脸亡灵,这种幽幽的巴宝莉香气……难道是……林炎彬一惊,手一软,麦克风嘭的一声掉在地上,他两眼直直地看着屏幕,一定不动。

  坐在他右边的张俊见他这副样子,叫了林炎彬几声他也不应,感觉有什么不对。拍了拍林炎彬的肩膀,眼神里流露出些不耐烦,道,“兄弟,兄弟,快点唱啊,还没完呢,不唱罚酒。”

  左边的李文贵也附和道:“炎彬,规矩可是你定的,酒摆在这儿了啊!”说话间,开了一瓶麦酒,自己喝了一大口,再将桌上原本就开了的烧酒顺手拿起来,掺进麦酒里,往林炎彬面前一递,接着道:“这儿!妈的谁不唱谁喝!”

  林炎彬听着兄弟们的话,明明想要开口,却被后面那只湿答答的手捂住了嘴,有个娇里娇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亲爱的,我好难过呀……为什么?为什么昨天晚上在江边的时候你要推我下水?”

  林炎彬身子一颤,想起了今天上午的事情。

  今天上午没课,睡过了头,睁开眼睛看表的时候已经10半。洗漱过后,林炎彬打开电脑,看见新闻说是今天大早,在江面发现一具女尸,初步经验定是所罗门亚大学的学生,名字尚未确定。看着那张照片上苍白的脸,林炎彬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那不正是交往了几个月的女朋友薇薇嘛。

  掏出手机,找到她的号码打了过去,第一次没人接,又打了第二次,那边才响起一个女孩睡意浓浓的声音:

  “喂,谁呀?”

  林炎彬一听,知道这应该是她经常提起的室友,所以急忙问道,“你好,我是林炎彬,请问薇薇在吗?”

  “哦,薇薇昨晚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她一直没有回来。”

  “她接的谁的电话?”

  “嗯……好像说是她男朋友。估计是去情侣宾馆了吧,不然薇薇……”

  林炎彬挂了电话,现在重点不是薇薇劈腿,而是江里打捞上来的那具女尸,确实像她。林炎彬愣了好半天,还是觉得事有蹊跷,薇薇一直跟自己说军训时对自己一见钟情,还说什么这辈子就爱林炎彬一个,这话虽然信不得,可说到底还是有自信薇薇不会和其他男人瞎搞。

  这么说来,那打电话的又是谁?

  电话响了,林炎彬这才回过神来,拿起手机一看是薇薇,心里顿时燃起了希望。

  “薇薇吗?你到哪里去了,吓死我了,你看新闻了吗……”

  “是我,她室友。”

  “哦,怎么了?”林炎彬尽量掩饰住自己的失望之情。

  “我翻了薇薇的通话记录,昨晚最后一个电话,不知道是谁,我发给你,你要是关心就打过去看看吧。对了,要是找到薇薇,叫她别疯得过头了,今天下午2:30是何天王的课,翘不得。”

  林炎彬轻轻应了一声,挂掉电话,决定到江边一探究竟。

  出校门坐上公交车后,林炎彬拨了那个电话号码,可无论拨多少次,都说是已停机。一查地址,竟是帝都。薇薇和自己一样是松歧市人,也没听她说过有在帝都的朋友,怎会因为一个电话就跟人家出去了,难道说真的是她劈腿?想到这里,林炎彬心里一阵难受。

  到了江边,才听人说尸体已经送到附近的警局。听到警局,林炎彬觉得可能会惹祸上身,本不想淌这趟浑水,但是仔细琢磨,自己是薇薇的男朋友,警方调查起来,迟早要把自己领到警局,还不如早点去。于是又匆忙赶到警局,结果在门口就被人拦住。一个高高瘦瘦的警卫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所罗门亚大学大一的学生,听说你们今天早上在江里发现一具女尸,我想来看看是不是我……我们班的同学。”

  “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班上的班长,看到新闻后和辅导员联系了一下,让我来确定一下。”

  “就你一个人?”

  “嗯,上午有课,辅导员说我一个人来就可以了。”

  “你辅导员不负责呀,她怎么不来?”

  林炎彬忍无可忍,他不知道天底下竟有这么多废话的守门警卫,焦急的心情已经让自己精神高度紧绷,现在这个瘦猴子还废话连篇,不火都难,道,“我是来确认尸体的,只对尸体有兴趣,警官请不要为难我,辅导员也有很多要忙的工作,我现在很想知道在江里发现的女尸是不是我班上的同学,看到新闻后我给她打了电话,她根本没带手机,她室友说她一晚上没有回去了,你能不能赶紧让我进去看看?”虽然使用请求的语调说着话,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寒冰之气。

  警卫怔住了,向后退了退,不知怎么的就领着林炎彬进去了。穿过大门,没到停尸房,而是进入一个胖警官的办公室。瘦猴子警卫在胖警官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什么就出去了。胖警官用怪异的眼神打量将林炎彬打量了一番,许久,才张嘴道,“你是她班长?”

  “嗯,请让我去看看,我想知道那具女尸到底是不是薇薇。”

  林炎彬心急,失去了控制,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失态。看着胖警官嘴角浮起的微笑,林炎彬就知道他一定已经将自己拉入犯罪嫌疑人的名单里了。本想解释,可转念一想,要是解释嫌疑更大。于是沉默不语,等着胖警官发话。

  “你为什么那么想确认,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是辅导员叫我来确认的。薇薇是我们学院颇受欢迎的女同学,大家都比较关注她,辅导员当然也不列外。今早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都很吃惊,也很难过,所以辅导员叫我来确认。”

  此时,林炎彬庆幸自己出校门时,给辅导员路姐打了个电话告知了她详情。现在就算警局调查起来,自己也有证人。

  胖警官似信非信地笑了笑,冲着门外吼了一声,“小刘,进来一下。”

  随后一个年轻的警员进来了,看了看林炎彬,然后向胖警官问好。胖警官道:“带他去停尸房,确认今天打捞起来的女尸身份。”

  “吴警官,今天打捞了两具女尸,请问是那一具?”

  “两具?”吴警官顿了顿,显然是不知道今天居然打捞了两具浮尸的事情,林炎彬冷笑了一笑,看他肥头大脑,也可猜想他在工作上花了多少心思。

  “是。”

  “那具女尸。”

  “可是吴警官,两具都是女尸,都是江里发现的,据初步调查,都是所罗门亚大学的学生,具体请情还需进一步调查,等小徐确认了她们的名字,我就立马出发和他一起去所罗门亚大学做详细调查。”

  小刘显然是聪明的,为了避免吴警官陷入不知情的尴尬,干脆一下子说了个明白。吴警官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就带他过去,让他自己确认。”

  说完摆摆手,示意小刘出去。林炎彬自然跟了过去,路上,小刘问了林炎彬一些问题,还请他多多协助调查。林炎彬只管点头,现在哪有心思想别的,离停尸房越来越近,心里默默祈祷着里面的到底不是薇薇。

  进入去,林炎彬紧绷的神经终于断了。那惨白的熟悉的脸,除了她还有谁?林炎彬忍住眼泪,忍住想扑上去大哭一场的冲动,对小刘说,“是我班上的薇薇。”

  小刘注意到了林炎彬眼圈红红的,但是却没有问什么,而是转身掀开另一具女尸身上的白布,要林炎彬看看是否认识。林炎彬艰难得迈开步子,走过去看了看,摇了摇头。出了停尸房,小刘才拿出自己的本子说是想像林炎彬了解一些情况,请林炎彬配合。

  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林炎彬自是知道小刘问那些无所谓的问题不是他蠢,恰巧是他聪明。他在观察林炎彬的表情,微表情真是吓死人,不过林炎彬想着反正自己没有杀人,也不怕谁调查。可是,薇薇到底是被谁杀死的,约她出去的到底是谁?林炎彬没有将这些告诉警察,他们也没有问。

  回到宿舍,估计哥几个已经知道了,也不像平时那样一回来就打成一团,反而一个比一个沉重,一个比一个成熟,纷纷安慰林炎彬,连平时关系不是很好的将景奇也来安慰了林炎彬一番。林炎彬稍微觉得好受了点,可依然没吃午饭,趴在床上蒙头就睡,下午翘课,何天王算什么东西,老子说不去就不去!

  下午2点多,宿舍的兄弟们都上课去了,林炎彬醒来后感觉怎么也睡不着了这才爬起来接了点水喝。一回头,居然看见一个瘸腿的老婆子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穿着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灰布衣服,梳着两个羊角辫子,光着脚,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林炎彬不理她,喝了口水,坐到李文贵的椅子上去。

  老婆子一拐一拐地走了过来,冷不丁地叫了一声“孙子。”

  这一句“孙子”,差点没让林炎彬被水呛死。咳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有点厌烦地看着老婆子。老婆子倒好像觉得无所谓,接着又叫了一声孙子。林炎彬揉了揉太阳穴,道,“不好意思,阿婆,您哪位?”

  “我是你婆婆”,老婆子说着,推了推林炎彬,喜滋滋的说,“快点起来,让我坐。”

  林炎彬也不想离她这么近,起身坐回自己的位置,把李文贵的椅子让给了老婆子。老婆子满意地笑着,露出残留在嘴里的唯一一颗暗黄色牙齿。林炎彬只管想薇薇的死因,老婆子自顾自地说了一阵,也觉得没趣,玩起了自己的辫子。

  有人敲门,林炎彬正想着上课时间会是谁,开门一看,是警局的小刘。后面还跟着一个白白净净的警员,估计就是小刘上午所说的小徐。林炎彬请他们进来。小刘环视了一下这间四人宿舍,道,“你们环境不错嘛,我们上学那会儿八个人挤在一个宿舍,没有热水器,没有书桌,只有一个转起来总是发出瘆人的金属磨檫声的电风扇,夏天热得要命。”

  仔细一看,小刘身姿挺拔,面目英俊,肤色有点黑,约莫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怎么说‘我们那个时候’从他嘴里说出来都觉得很怪,就好像他们之间隔了几十年一样。小徐倒是白净帅气,年龄似乎更小。林炎彬用一次性杯子替他们两一人接了一杯水之后,安安静静地坐到一旁。

  “小林,你也知道我们的目的,我就不转弯抹角了。我想向你了解一些死者的情况,请配合调查。小徐你记一下。”

  “请说吧。”

  “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朋友。”

  “什么朋友?”

  “男女朋友。”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有几个月了。”

  “有几个月了是几个月?”

  “九月份吧,刚开学的时候。”

  “你觉得死者生前是怎么样的人?你们之间有没有过矛盾甚至冲突?”

  “没有。她人很好,漂亮,开朗,交际广,在哪里都能博得大家的喜爱。”

  “那你呢?”

  “我?虽然性格有点沉默,但是由于从小做班长的缘故,人缘也比较好。”

  “那你知道死者生前和其他人有没有过矛盾或者有没有结下仇人?”

  “可能没有吧。”

  “是没有还是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没有听她说起过。”

  “嗯。你昨天晚上在干什么?”

  “昨晚上完课,回到宿舍就睡觉了。一直到今天早上,看见大渝网上说薇薇已经……”林炎彬说道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

  “这不像恋爱中的男孩子呀,没有约女朋友一起出去逛逛?”

  “晚上下课已经9点半了,微微说她昨天月经来了,肚子疼,不想出去。”

  “真巧。那你会宿舍后没有打个电话什么的?”

  “打了。聊了大概半个小时。”

  “不介意把你手机给我看看吧。”

  林炎彬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小刘翻了翻通话记录,昨晚10点确实有和薇薇的通话记录,之后便是今天上午的,小刘看见薇薇几个字时,一惊,道,“上午还跟死者聊天了?”

  “那是我看见她死的消息时,不相信所以打电话给她,她室友接的。”

  “她没有带手机的习惯?”

  “平时都带着。昨晚不知道为什么放在了宿舍。”

  小刘看了看小徐,喝了口水,继续道,“找你之前,我们先找了你们年纪辅导员,也找了死者的室友。你知道这个没有备注的这个号码是谁的吗?”

  林炎彬知道小刘是看见自己今天的通话记录,看见了那个号码所以才问的。

  “不知道。她室友告诉我这个号码的时候,我也打了,说是停机。”

  小刘还问了其他的一些问题,好像觉得林炎彬的嫌疑小了点,或者说相反,反正他似乎挺有收获,便离开了。林炎彬一个人躺在床上,睁开眼闭上眼都是薇薇那张苍白的脸。她不是自己第一次失去的女友,却是自己第一次死去的女友。

  并且死因不明。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