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 > 东方玄幻 > 阿妖(书号:6215)
阿妖  文/诡异的幻奇

第一回    【初遇】

  【序】

  我总是梦见自己在漆黑的深夜里追逐寻找,可是那样漆黑的深夜,我害怕。

  害怕一个人,害怕黑暗,害怕伤害。——阿妖

  【初遇】

  十年前。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啊不,打家劫舍,也不对,应该是谈情说爱的好时候。

  寂寥的庭院里碎了几只瓷杯,翻了一壶热茶,而一个小男孩正蹲在地上,对着一盆草碎碎念,不时比舞着手势,表情相当愤慨。一道黑影从寂寥空旷的院子里闪过,男孩听见了动静,顿了一下,随即一脸悲愤。

  “丫丫的,又来!”

  男孩起身向一个方向走去,离开时还不忘回头,对着那株草叮嘱道,“阿草,等我回来再继续聊,”闻言,也不知是因为男孩转身的衣袂带起了风,还是这庭院本就冰冷,那株草在几不可见地瑟缩了下。

  就在男孩离去后不久,一道美丽的身影从另一个方向迟疑地兜了出来。来人带着一个精致的面具,一头沾着寒气的银蓝色的长发只用一根白玉冰簪随意打理着。身形纤弱,肤色胜雪,白衣素罗衬得那头银蓝长发极其惹目,那人朝左右望了望,有些迟疑不定,似乎是迷路了。就在来人准备往回走时,眼角余光撇到一株冰玉色的草,一时间就被吸引停住了脚步。

  那株草通体莹白,枝叶极少,枝条完全没有植物应有的柔韧,光洁如玉,宛若冰雕,纤尘不染,却被人当成植株种在了寒冰雕刻而成的花盆当中,走近细看,连里面的土壤也是冰晶细雪。而最为奇妙的是,那株冰草似乎散发着寒气,竟然有丝丝的白雾在株体周围轻轻萦绕着。

  精致面具的主人眨了眨眼睛,好奇地凑了过去,细细地观察起这株奇异的草来。感觉到有人靠进,冰草似乎又微微瑟缩了一下,淡淡的寒雾飘向来人,缓缓将对方笼罩。

  就在这时,一声悲愤的童音撕开了庭院的安静,

  “哇,我的药!”

  接着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夹杂着哭喊声向庭院奔来,

  “呜哇,阿草,有个天杀的家伙偷了我的药……”

  特有的童音夹杂着哭喊声在看到被白雾笼罩的一抹素色时戛然而止。男孩抽噎着,迟疑地问道,

  “阿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听见背后的动静,那抹白色侧身向后望去,淡淡萦绕的白雾被惊扰散开,顺着美丽的银蓝色倾泻而下,于是乎在男孩看清两抹不同的白色时,撕心裂肺的哭喊再次响彻了整个庭院。

  “呜哇,你们偷了我的药,还要摘了我的草……”

  “欺负小孩,没天理啊……”

  边喊还便冲向那盆草,一把把冰草紧紧地抱了起来,警惕地跟对方拉开一定的距离。

  透明的泪珠从男孩大而明亮,带着戒备的眼睛里流出来,渐渐地变成冰玉色,原本还是液体状顺着脸颊流下的泪珠,竟然缓缓变成了一颗颗的冰晶,伴随着细碎的滴答声滴落在男孩紧紧抱着的花盆上,闪着异样的光泽。

  对方显然没有看过这样的眼泪,不由看得有些呆了,愣在那里,刚想起来自己应该要解释些什么,“我……”

  “我什么我,阿草是我的命,你休想把阿草抢走!”

  男孩把花盆抱得更紧了,又向后退了几步,想起自己的阿草长得那么美丽,对方肯定不会放过,眼睛滴溜溜地一转,估计了下自己跟对方身高上的差距,然后不甘地开口道。

  “只要你不抢阿草,我就把你同伴偷走的【失药】的解药给你。”反正药已经被偷了,他留着解药也没有用。

  同伴?解药?银蓝长发的那抹人影再次一愣,心想着自己应该没带人来啊。

  男孩见来人的反应,笃定对方是动心了。那是当然,他是谁,三岁就通晓各种药性的冰月,才八岁的年纪就被誉为能制不能制之药,能解不能解之毒的神药师,他的药,无论是解药还是毒药,均是有价无市,想买还要看自己愿不愿意卖了。

  男孩边说,边从身上拿出一个蓝色的瓶子,继续引诱道,“就算你不吃,那也是超好的补药,拿来救命也可以。”

  说完,还不忘在心中哀叹了一声,全怪他太好心,想到中了毒的人如果身体太虚就算解了毒也会很容易挂掉,万一不小心误伤了他神药师的声誉怎么办,于是他非常好心地在所有的解药里都放一些的补药,毒越伤身体,补药的药效就会越强,这蓝色的瓶子里的药别说是解毒,就算是救命都可以。

  “喏,一条命总比一株草划算吧?”当然这句话对于视这棵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草为生命的冰月来说,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冰月见对方还在迟疑,不由分说地迅速将一个蓝色的瓶子塞到对方手里,然后向后退了几步,生怕对方反悔似的,抱着他的草,一溜烟地跑走了。

  “我……”冰凉的风湮没了所有的声音。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