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小说 > 中短篇小说 > 鳄鱼不会流眼泪(书号:9968)
鳄鱼不会流眼泪  文/许未来

第一章    乞讨人

  文/许未来

  他从此四处找寻,一个叫做穆星星的小瞎子。如果你见到他,请不要害怕,也不要伤害他。

  一、

  穆州州是个资质很差的乞讨人,显而易见的,他的不专业已经到了拖累整个乞丐部队的程度了。

  乞丐部队的老大是个癞痢头,四十五六岁,从事乞讨三十几年,谈不上乞讨霸王,起码也是个老油条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老癞头,当然,这样叫他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讽刺的意味。

  比如,老癞头又带着他的丐帮出来骗钱了。

  又比如,老癞头这个变态佬,又把那个小瞎子的腿打瘸了。

  当然,小瞎子说的并不是穆州州,虽然穆州州也瞎了,但他的脚好歹还是好的。

  老癞头喜欢把他的丐帮称为部队,他说这样才显得他们的不可或缺,就像土地的一部分一样。在他的乞丐部队里,一共有八个弟子。除了穆州州,还有一个孩子是瞎的,老癞头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做穆星星,他说这样你跟穆州州听起来就像是兄弟了。

  穆州州的名字是他自己的,他还没瞎之前,他妈给取的。但穆州州瞎了以后,她就把他丢进水沟里了。

  那一年,穆州州只有四岁。

  是老癞头乞讨的第十六个年头,穆州州是他捡到的第五个孩子。

  老癞头说:“从今天起,我是你的亲人了。”

  二、

  乞丐部队里,除了姚细细,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身体缺陷。姚细细是老癞头最喜欢的孩子,她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长长的头发,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队里的孩子都喜欢她,因为她的笑容很清澈,很美丽,路上的人也喜欢她,他们会在她甜甜的嗓音和笑容中打开自己的钱包,愉快的掏出两张钱给她。穆州州也喜欢她,尽管他什么都看不见,但他能听到姚细细说话,笑声,呼吸,甚至发呆。

  姚细细的长相都是穆星星没瞎之前告诉他的,穆星星是乞丐部队里最后一个孩子。他来的第二个星期,就瞎了,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瞎的,但姚细细悄悄告诉穆州州,在他们睡着之后,老癞头把穆星星带走了。

  “他把穆星星带到哪里去了。”穆州州问姚细细。

  “不知道。”尽管姚细细知道穆州州什么都看不见,但她还是有些惆怅的摇摇头,其实她没有告诉穆州州,她有些害怕,因为老癞头去接她的时候,她看到有一个男人偷偷摸摸的从老癞头的破面包车上下来,他手上拿着的玻璃瓶里,就有两只眼珠。她害怕极了,但她还是不敢跟任何人说。

  穆州州也有些害怕,他觉得自己的听觉好得让他感到恐惧,他总是在半夜听到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哀求和嚎叫声,那种绝望的声音就像他的影子,他看不见它,也甩不掉它。

  那像穆星星的声音吗?还是就是穆星星的声音。他不敢问,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穆州州不喜欢穆星星,也不喜欢穆星星这个名字。穆星星就像个魔咒,跟他有一模一样的瞎掉的眼睛,一模一样的被遗弃的背景,连姓都跟他一模一样了。

  不过,现在有一样是不同的,就是穆星星瘸了。穆星星终于跟他不一样了,但他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三、

  穆星星的腿瘸掉的第二天早晨,穆州州还在睡觉,他睡觉的时候闭着眼睛,尽管他闭不闭眼都是一样的,但他觉得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他就不像一个瞎子了。

  老癞头把他从一堆破报纸里揪出来,跟他说:“穆星星腿瘸了,今天你代替他去要钱。”

  穆州州有些为难,他已经一个星期没要到钱了,再这么下去,下一个瘸腿的人就是他了。但他不想像穆星星那样,严丝合缝的笑着给那些路人假笑跟拍马屁。

  老癞头才不理会穆州州心里想什么呢,他提着穆州州的衣领把他丢到他的破面包车上,又叫其他孩子上车,带着他们到各自的据点去乞讨。

  穆州州不知道自己被丢到了哪里,听着就像一个闹市。他好像被人撞到了,惊慌的往后退了两步。这时有人拉了拉他的衣角说:“你不要害怕,就跪在那里就可以了。”

  是姚细细,她说:“师傅说你刚换了地方,让我跟你待两天,但你这两天如果还是要不到钱,他就要带你出去了。”

  穆州州问:“姚细细,穆星星去哪了。”

  姚细细说:“师傅说他过两天腿好了就回来了。”

  穆州州还想问点什么,姚细细却放开了他的衣服,他听见姚细细软绵绵的声音,她正对着路人说:“我弟弟眼睛瞎了,叔叔发发善心给点钱吧。”

  穆州州面前听到‘咣铛’一声,他知道姚细细已经要到第一笔钱了。

  看来,今天晚上可以不用挨饿了,穆州州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四、

  穆州州还是失望了,他没有再听到硬币掉在碗里的声音,一波盖过一波的,只有姚细细的祈求和路人的咒骂。

  他们一边嫌弃的推开姚细细一边跟旁边的人抱怨,又从哪里冒出两个小骗子了,真讨厌。

  穆州州有些沮丧的低着头,他想过像姚细细那样去乞求那些路人,这样的话他也许晚上就不用挨饿了,但他最终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的喉咙仿佛被玄红的烙铁灼伤了。

  老癞头对穆州州这样死臭死臭的性格极为不满,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天上是不会给你掉下一块馅饼来的,馅饼渣都别妄想,要生活就要学会利用自己的长处,他们的长处就是身体的残缺,谋生的手段就是别人的同情心。一个连博取同情心都做不到的乞讨者,就连最基本的乞讨的资格都没有了。这种活着只为了活着的人,才是最可悲的乞讨者。当然老癞头原本也不愿意看到谁变成这样的,哪怕他讨厌穆州州臭石头一样死硬的性格,他也抱着一丝的侥幸,这样简单的道理,也许有一天穆州州也会想通的。

  但老癞头还是恨得牙痒痒,把穆州州关在墙角的铁笼子里,不给他饭吃,也不准人跟他说话。

  姚细细原本是想帮他说两句好话的,不过老癞头的火气很大,她刚刚开口,就被老癞头按在腿上打了几巴掌。老癞头骂她:“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别给你几分颜色就以为翅膀硬了,赶紧滚去吃饭。”

  姚细细流眼泪了,就掉在地上,穆州州看不到,姚细细为什么要掉眼泪,他也不知道。

  对于一个瞎子来说,看不见别人的眼泪,是件极其幸运又极其可悲的事情,然而即使如此,他还是听到了姚细细的抽噎声。

  他没有安慰她,他不知道怎样安慰一个流泪的人。

  五、

  穆州州是饿着睡着的,睡着睡着又饿着醒过来了,醒的时候还是半夜,他听到地上有爬行的声音,过了一会爬行的声音消失了,有人小心的敲着关他的铁笼子。

  “州州哥哥,州州哥哥,你还醒着么。”那人小声的叫他的名字。

  是穆星星的声音,穆州州不知道穆星星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叫自己。但他想了一会,还是压低声音回应了一声。

  穆星星的手伸进胡乱的挥着,有两次差点碰到穆州州的鼻尖,穆州州有些懊恼,伸手抓住他,却在他手里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

  穆州州凑过去闻了闻,是馒头的味道,穆星星费力的说:“晚饭的时候我偷偷留下来的,你快吃吧。”

  穆州州把馒头塞在嘴里咬了一口,尽管他什么都看不到,但他仍旧尝到一股厚厚的腥甜。是鲜血的味道,穆星星瞎了的那天,他在穆星星身上闻到一模一样的味道。但他还是没有把嘴里的馒头吐出来,他艰难的把它嚼烂,吞进肚中。

  没有饱腹的感觉,反而有种陌生的苦涩。

  “你的腿。”虽然穆州州知道穆星星什么都看不到,但他还是朝着他的方向挥了挥手。

  “断了。”穆星星漠然的回答,好像再说某件无关的小事。

  “老癞头说腿断了更好,能讨到更多的钱。”说到这里穆星星脸上突然变得柔和了,他用更低的声音跟穆州州说:“等我讨够了钱,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星星。”穆州州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馒头,问穆星星:“是不是老癞头干的?”

  穆星星沉默了很久,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告诉他。

  六、

  那天晚上之后,穆星星又被老癞头带出去乞讨了,穆州州没有机会再跟他单独相处,也没有办法证实他的猜想。但穆州州偶尔会在半夜听到他痛苦的呻吟声,听姚细细说他腿上的伤化脓了。不过老癞头很高兴,因为穆星星帮他讨了很多钱,比穆星星没瘸的时候还要多,比姚细细的还要多。

  只是老癞头还是不肯花钱给穆星星治疗他的腿伤,他兴致冲冲的说:“化脓好呀,化脓别人就会给你更多钱了,你明天多讨一个小时,不,每天多讨一个小时。”

  穆星星的脚一定很痛,他一定疼得满头大汗,但他脸上一定浮现着与疼痛不同的天真和妄想,他深信自己可以离开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

  所以他尽量露出他不断涌出浓黄色脓水的半截腿,拼尽全力的去乞求每一个从他身边经过的人。

  “求求你给点吧。”

  然后他听到钞票落在碗里的声音。

  他偷偷的摸出一张揣在怀里,腿上的疼痛好像更强烈了,他有些懊恼的吸了口气,咬破了皲裂的下嘴唇。老癞头越来越喜欢穆星星了,那天穆星星求他把穆州州放出来的时候,他居然真的打开了铁笼的门。但他还是不肯让穆州州吃饭,他说:“没有用的人,是没有资格享用一日三餐的。”

  姚细细趁老癞头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塞给他一个馒头,这次穆州州终于没有闻到浓重的血腥味了。

  七、

  穆星星出事那天,老癞头给穆州州重新换了乞讨的地方,临走之前老癞头恶狠狠的警告穆州州:“这次你再要不到钱,我打断你的腿。”

  当天下午,穆星星就出事了,那时候他断掉的腿已经严重感染,原本化脓的地方断断续续的开始流出血水,穆星星看不到这些,他只是感觉到撕裂的疼痛,所以他几乎是本能的伸出枯瘦的手抓住了一个人的裤腿。就是他的这个动作,让他连另外一条腿也失去了。

  而害他失去另外一条腿的人,就是被他抓住的,这个他以为会救赎他的人。

  那个女人尖叫着踢开他的手,就像踢开某种可怕的怪物。穆星星被她的叫声吓坏了,他胡乱的挥着手,试图跟她解释清楚,但穆星星的声音被淹没在人群里,周围只剩下强烈的指责声。

  你看,小瞎子腿断了还死性不改,都敢占别人便宜了。

  是呀,连女人的腿都敢摸了,我看他是不要命了。

  被穆星星抓住的那个女人也骂,她不止骂穆星星,还骂周围那些说三道四的人,骂完转身就走了。穆星星想跟她道歉,说句对不起,但他没机会再说这句话了。因为女人走了一会又回来了,她带来几个人,把穆星星拖到天桥下,打断了他的另外一条腿,而打断他的腿之后,她用她的高跟鞋狠狠的踩在穆星星的脸上,她说:“你这个不要脸的臭乞丐,你知道我的裙子有多贵么,你的脏手把我的裙子都扯坏了,还害我被别人嘲笑,你真是该死。”

  说完她又狠狠的踩了两脚,才骂骂咧咧的走开了。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姚细细就坐在老癞头的车里,姚细细哀求老癞头救救穆星星。老癞头点头说好,粗糙肮脏的手却伸进姚细细的衣服里。

  姚细细哭叫着挣扎,穆星星无助的蜷缩在地上,那一刻,穆星星痛恨自己这具残缺的躯体,尽管他曾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是可以依靠它离开这里的。

  但此时此刻,他恨极了它。

  八、

  穆州州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穆星星被老癞头吊在房梁上,他打了穆星星一鞭子说:“你这个小兔崽子真是活腻了,敢断老子的财路。”

  穆星星的两条腿还在流血,姚细细吓坏了,她抱着老癞头的腿说:“你不要再打了。”

  老癞头踢开她,朝她身上挥了一鞭子,圆瞪着眼睛骂:“滚开,不然老子弄死你。”

  穆州州想冲出去救穆星星,但笼子的门死死的锁住了,他只能听见穆星星的哀喊声和姚细细的哭叫声。穆星星拼命的撞着铁笼的门,他觉得自己快疯了。

  声音慢慢的低下去了,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一两声断续的低吟,穆星星一定疼晕过去了。老癞头的骂声像一把尖刀,一下下的插在穆州州的心里,留下一个深不见底血洞。

  老癞头见穆星星没一点声响了,顿觉无趣,开着他的破面包车走了。

  姚细细费力的把穆星星放下来,颤抖着叫他的名字,穆星星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来。穆州州的喉咙已经嘶哑了。

  连他自己都快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细细。快放我出去。”

  穆州州摸到穆星星身上粘稠的鲜血,摸到地上粘稠的鲜血,他们被鲜红的血包围了,他想喊叫,想呼救,但发不出一点声音。

  穆星星的嘴唇已经被咬烂了,血一直沿着他的嘴角流下来。

  他说州州哥哥,你不要哭。

  九、

  穆星星的伤太严重,已经不能再去乞讨了。老癞头终于找来两个人把穆星星抬上了车,他不耐烦的猝口吐沫在地上:“赔钱货,还得浪费老子的医药费。”

  说完又抓过姚细细的衣领把她丢上车:“你跟着一起去。”

  穆星星临走之前悄悄的把一团东西交给穆州州,他悄声说:“州州哥哥,你拿着这些钱,如果我回不来,你就自己走吧。”

  这仿佛是一句临终遗言,从那天之后,穆州州再也没有见过穆星星。他问过姚细细,穆星星到底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呢。

  姚细细垂着头,没有回答他。

  穆星星走了之后,老癞头比以前更丧心病狂了,凡是要不到规定数额的人,除了不给饭吃,都要被挂在房梁上打,穆州州经常闻到浓稠的血腥味。他被老癞头丢到以前穆星星乞讨的地方,跪在他跪过的位置,不止一次的听到穆星星痛苦的呻吟。他学着穆星星的样子,竭尽全力的去讨好每一个路过的人。但他不敢伸手去拉他们的裤腿,他不想成为第二个穆星星。

  然而穆星星仍旧是个魔咒,跟他有一模一样的瞎掉的眼睛,一模一样的被遗弃的背景,连姓都跟他一模一样了。

  现在又多了一个一模一样,是他跟穆星星的一模一样,他悄悄的把一张钞票塞在衣缝里。

  这个动作使他稍微感到安心。

  十、

  姚细细还是很怕老癞头,但老癞头还是老了,在跟人争地盘打完一架之后,他的身体也有些蹒跚了,后脊梁被打坏了,半个身子佝偻着。

  穆州州决定逃出去的那天,老癞头的两个跟班见他没什么指望,卷着他的钱跑路了,老癞头被气得发狂,没看清楚脚下的石子,狠狠的摔倒了。

  老癞头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但他不死心,冲着姚细细就是一顿骂:“死丫头,还不滚过来扶老子,找死呀。”

  姚细细挪了两步,没有动。老癞头还想再骂,不想姚细细转身就放走了所有的孩子。老癞头没想到姚细细也会背叛他,他气得直瞪眼睛。穆州州终于又听到姚细细的笑声了,但她的笑声那样尖那样细,听得穆州州发毛。

  姚细细边笑边说:“老癞头,这就是你的报应。”

  姚细细最后把她藏起来的几张钞票塞给穆州州,她说:“穆星星不会回来了,你走吧。”

  穆州州问她:“那你呢,你走不走。”

  姚细细推他:“你先走,我会去找你的。”

  “好。”穆州州点头:“我们一起去找穆星星。”

  姚细细也点头,握着的刀片刺疼了她的手,尽管她知道穆州州什么都看不见,但她还是看着他笑了,她说:“穆州州,再见。”

  姚细细朝老癞头走过去的时候,她仿佛看到穆星星了,在他被捆在脏乱的手术台上那一刻,姚细细就发过誓,一定会为他报仇的,这一刻,她终于能够实现承诺了。

  她永远不会忘记穆星星死去的样子,就像她永远不会忘记穆星星断了一条腿的那天晚上,他执拗的跪在地上求老癞头,他说:“我现在已经瞎了,如果断了一条腿,就能帮你赚更多的钱了,所以你放过姚细细吧。”

  穆星星的眼睛瞎了,但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多漂亮,比姚细细的还要漂亮,比所有人的眼睛都要漂亮。

  她决定要去陪穆星星了。

  十一、

  然而姚细细永远都不会知道,就在穆州州转身离开的那一刻,他的眼睛里,掉下了两颗晶莹的眼泪。他从此四处找寻,一个叫做穆星星的小瞎子。如果你见到他,请不要害怕,也不要伤害他。

  

本章作者随笔:

        他没有安慰她,他不知道怎样安慰一个流泪的人。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2024490号